大奖888官方网站毛泽东与杨开慧,讲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很不周密

天纵诗才的毛泽东一生当中写过大量的浪漫主义诗篇,其中有六首诗词是写给女性的。
第一首是《虞美人枕上》
是1921年写给夫人杨开慧的。杨开慧1901年生,湖南长沙人,1920年冬,同毛泽东在长沙结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湘区委员会负责机要兼交通联络工作。1930年11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1921年夏,毛泽东告别新婚不久的夫人杨开慧,与何叔衡悄然登船,东下上海,去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途中,夜间无法入睡,思念远方的爱人,写下了这首词。词曰: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94年12月26日《人民日报》。 第二首是《贺新郎别友》
写于1923年,也是写给夫人杨开慧的。1923年冬,在中共三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的毛泽东受党委派,离长沙赴沪转穗,去参加国民党一大。辞别夫人兼战友杨开慧时,他写下了这首词。词曰: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78年9月9日《人民日报》。
第三首是《临江仙给丁玲同志》
1936年12月写给女作家丁玲的。曾与杨开慧在岳云中学是同学的丁玲,1936年11月辗转到达陕西保安(当时党中央所在地)。那时,红军经过长征,遭受了很大的损失,缺乏人才,尤其缺乏知识分子。国统区着名女作家丁玲此时到来,便成为一件重要事情。中央宣传部在一个窑洞里召开了欢迎会,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等中央领导都出席了。丁玲感到意外温暖,后来她说,那是她一生中最幸福、最光荣的时刻。
这一年的年底,丁玲收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就是毛泽东的《临江仙》词,用军队电报拍发给前方的丁玲。词中表达了对于丁玲的高度赞许。词曰: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
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据考证,在毛泽东诗词中,题赠现代作家的只此一首。这首词最早发表于《新观察》1980年第七期。
第四首是《蝶恋花答李淑一》
1957年5月11日写给李淑一的。李淑一当时是湖南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师,杨开慧的好友。1957年春节,李淑一写信给毛泽东,谈她读了毛诗的感想,并附了一首她在1933年听到丈夫柳直荀(曾任中共鄂西特委书记)牺牲时写的《菩萨蛮惊梦》。毛泽东5月11日回信,并赋此词。词曰: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词中的杨柳指的是杨开慧和柳直荀。毛泽东在此词中以浪漫主义手法歌颂了为国赴死的先烈,与李淑一共同缅怀了自己的革命伴侣。
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58年1月1日湖南师范学院院刊《湖南师院》。
第五首是《七绝为女民兵题照》
1961年2月写给已参加民兵的女机要员小李的。1961年的一天,毛泽东的女机要员小李送文件到菊香书屋。这时,正站在窗前沉思的毛泽东忽然问她:小李,你参加民兵了吗?参加啦。小李回答。
女机要员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参加过民兵,从笔记本里拿出一张训练余暇时拍的照片给毛泽东看。照片上,小李剪着短发,白衬衣束进蓝色长裤里,右手扶着步枪,昂首站在一棵树旁,背景是明净的蓝天和远山。好英武的模样哟!毛泽东称赞道。
一会儿,毛泽东把手里的烟灰弹了一弹,对小李说:给我拿支笔来。他接过铅笔,顺手拿过一本看过的地质常识书,翻到有半页空白的地方,便在书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七绝为女民兵题照》:
飒爽英姿五尺枪 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 不爱红装爱武装。
毛泽东放下笔,笑着对小李说:小鬼,我把这首诗送给你,好不好?小李又惊又喜:主席,您太夸奖我了,我哪配得上哎,你们年轻人就是要有志气,不要学林黛玉,要学花木兰、穆桂英!说完,爽朗地笑起来。
这首诗最早发表于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的《毛主席诗词》。

解放军艺术学院教授朱向前在《毛泽东诗词魅力》,讲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很不周密,有误导观众之嫌,为此,我有不同看法。

大奖888官方网站 1毛泽东与杨开慧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爱情在战火连天的革命岁月里显得那样珍贵与难得,他们之间除了甜蜜的爱情,还有深厚的革命感情。毛泽东在诗词上也多有佳作,他也曾近为杨开慧写过情诗。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填写婉约派爱情诗词,而且是写给他最爱的人杨开慧的。
新婚离别,虽然每次时间不是很久,但这一次一次短暂的分别,却深深加剧了毛泽东对杨开慧的眷恋。终于有一天,毛泽东从外地考察回长沙后,交给杨开慧一个信封,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以诗人特有的表达方式,写下了《虞美人?枕上》,表达了对爱妻的眷恋和思念之情。
杨开慧收到毛泽东的信后,迫不及待地展开读了起来。毛泽东这首词写得凄美动人,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爱妻的无限眷恋和渴望。杨开慧看后激动不已,立即找到自己在长沙的好友李淑一,悄悄地把毛泽东写给自己的词读了一遍。
李淑一是杨开慧在长沙最好的朋友,杨开慧没结婚时,在长沙就借住在李淑一家。李淑一与杨开慧同年,但因为大几个月,所以,杨开慧称之为姐。
听杨开慧吟诵完后,李淑一故意说:“霞姑,润之就写了这么几句话给你?”
杨开慧也想听听自己好友对润之哥这首词的看法,所以也装作有些生气地说:“是啊,姐,你说,我们刚结婚不久,一次分别就是个把月,写封信也没有什么亲昵的话,就是这么聊聊数语,真是的。”
说完,杨开慧故意嘟起了嘴,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李淑一听后,略停了一会儿,也故意装作有些生气地说:“是呀,就这么一首小词,还想来糊弄我们的霞姑。不过,润之的这首词还是蛮有意思的,而且与润之其他诗词的风格不太一样,什么时候他老兄也学起婉约派风格来了。”
“你……”杨开慧想阻止李淑一继续说下去,但李淑一却没有理会她,仍一字一句解释起来:“开慧,我对诗词不太懂,但对这首词好像看得懂一点点,这上阕前两句,‘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好像是润之这个‘不懂感情’的人抒发自己的相思之愁吧,因为相思之愁而彻夜难眠,堆积在枕边,好像江海波浪翻滚。后两句‘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应该是写他无奈夜太长,相思太浓,于是干脆就披衣起床,在还有凉意的屋中,让思绪无拘无束地驰骋。这下阙的前两句‘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应该是润之对你的思念和对你们爱情的波折的回忆,后两句‘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则写的这种离别之愁和相思之情。唉,我说凭你霞姑这位才女的聪明才智,也就用不着我解释了吧!”
杨开慧听到这里,心里觉得甜蜜蜜的,但仍然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淑一姐,这时候还取笑我,你说我们是好姐妹吗?”
李淑一不再逗笑杨开慧了,便说:“霞姑,你也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写诗是润之这位大诗人对你的爱的特有的表达,更何况我们这位豪放派诗人,竟然改变自己的风格给我们小霞姑填了这首情真意切的婉约派的词,以表达自己的情感。我说,霞姑,你就知足吧!”
听到这里,杨开慧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容。但她又特别叮嘱了一句:“淑一姐,这首词可只有你、我和润之三人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特别不要和斯咏姐讲,如果她一知道,凭她那张嘴,一定会‘满城风雨’了。”
李淑一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一直没有将毛泽东写给杨开慧的这首爱情诗的事说出去。
然而,到了好友杨开慧牺牲20多年后,特别是看了《诗刊》重新发表毛泽东的18首诗词后,她再也抑制不住对亡友的怀念,所以写信给毛泽东,索要当初他写给杨开慧的那首词。
毛泽东看了李淑一的信后,沉思了很久,最后觉得再把那首词抄录给李淑一,似乎有些不妥,因为那首词是写给他唯一最爱的人的。但是对老友的要求又不能断然拒绝了之,因为这既对不起老朋友柳直荀,更对不起杨开慧。于是,毛泽东要卫士长李银桥摊开纸,拿来笔墨,挥毫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同时,毛泽东还给李淑一回了一封信,说明了事情的原委。信是这样写的:
“淑一同志:惠书收到。过于谦让了。我们是一辈的人,不是前辈后辈关系,你所取的态度不适当,要改。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面。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吧。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咏七夕之类。……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此外,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时候,请为我代致悼意。你如见到柳午亭先生时,请为我代致问候。午亭先生和你有何困难,请告。为国珍摄!”

朱向前是这样讲的:“毛主席写《蝶恋花·答李淑一》带有所谓这种恋情、爱情、甚至说有点小资情调。桂花酒的意思,就是1928年龙源口大捷后,毛泽东和当年的所谓永新城里第一美人,18岁的贺子珍结婚了,那么贺子珍是秋天出身的,小名就叫‘桂花’,后来庐山会议之后的一些故事,见了面,贺子珍就光是哭,没有说成什么话。此后,毛泽东给她写了很多信,通过李敏给她转,抬头都是写的‘桂花’。邵华两口子,1964年向毛泽东索要《蝶恋花》字,毛泽东上来就写‘我失杨花’,他们以为写错了,要给毛泽东换纸,毛泽东解释称:‘杨花也很贴切’他们解读‘杨’是杨开慧,‘花’是对杨的昵称,我的解读,‘杨’是杨开慧,‘花’是贺子珍,我认为毛泽东把这首诗写给他两个最心爱的女人,一个是他的第一夫人,然后就是贺子珍,陪同他等于是经过了十年最艰难困苦的十年,从江西长征到陕北,最后贺子珍到莫斯科了嘛,所以写出来一首千古绝唱,所以这首《蝶恋花》达到了非常高的艺术境界。”

说实话,看了朱向前对《蝶恋花·答李淑一》的解读后,真是大跌眼镜,朱向前在我心中的正面形象浑然倒塌,朱向前对毛主席这首诗的解读,从本义、道德、历史都是对毛主席的恶意歪曲。

毛主席原诗:“蝶恋花·答李淑一,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先从本义上讲:毛主席用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手法,表达了对革命烈士的无限赞扬和深情缅怀。嫦娥、吴刚的民间故事大家都知道,吴刚被罚到月上砍树,砍的就是砍不完的桂花树,问吴刚有什么,吴刚除了能拿出和桂花相关的东西,还能拿出什么?所以毛主席说“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桂花酒就是桂花酒,哪有那么多拐弯抹角?怎么能和贺子珍联系?况且这首诗是一首祭诗,是因为李淑一怀念丈夫柳直荀烈士引起,杨开慧、柳直荀都是革命烈士,贺子珍此时活的好好的,毛主席怎么能让她飞到天上去和吴刚在一起?为什么要拿贺子珍来祭奠革命烈士?真是不合常理、胡说八道。

再从道德上讲:对烈士的缅怀是真诚、唯一的,每个人在逝者面前都是虔诚的,这是一般常识。况且毛主席对杨开慧牺牲的思念更是如此,毛主席在得到杨开慧牺牲的消息时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毛主席对杨开慧的思念毫无杂念,日久弥坚,这是因为杨开慧不仅是妻子,更是无产阶级革命战士、革命先烈。《贺新郎·别友》是一九二三年毛主席写给妻子加战友杨开慧的,当时,毛主席写的是“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满怀酸楚。”几十年过去后,毛主席一稿、二稿、三稿反复修改,最后把“满怀酸楚”改成“苦情重诉”,可想毛主席对杨开慧苦苦思念、刻骨铭心的感情。杨开慧29岁牺牲,留给毛主席永远是年轻美丽的身影,“花”是年轻美丽的象征,1964年毛主席以“杨花”称杨开慧,以他自己说“很贴切”,怎么能把贺子珍扯进来?谁是谁的归属,想谁就是想谁,此时贺子珍还是活的好好的,怎么能活人和烈士搅在一起去写诗?朱向前想什么呢?

朱向前更说什么:“毛主席写《蝶恋花·答李淑一》带有所谓这种恋情、爱情、甚至说有点小资情调。”毛主席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无产阶级革命领袖,面对自己为解放全人类牺牲了的无产阶级战友、妻子的怀念,竟然有了小资情调?一下悼念两个老婆?一个死的一个活的?朱向前这不是污蔑毛主席吗?真是让人气愤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毛主席是一个老老实实、诚诚恳恳的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他始终如一对自己追求的信念没有动摇,从1921年参加共产党信仰无产阶级思想,到他晚年发动文化大革命、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就是批斗资产阶级思想,“斗私、批修”、“阶级斗争”、“斗走资派”,毛主席一生艰苦奋斗、立场坚定,是铮铮铁骨的无产阶级战士,竟说毛主席是“小资情调”?能说过去吗?朱向前是多么无知、无耻?朱向前的潜意识想什么呢?难道又说这是左了?戴帽子了?不戴行吗?看看现在的年轻人被这些所谓的“学者”、“教授”教唆成了什么样子?把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崇高、圣神的爱情糟蹋成什么?有一点道德观念吗?朱向前的小资情调是什么肮脏的东西?

再从历史上讲:大家都知道毛主席先后娶了杨开慧、贺子珍、江青,和杨开慧八年,杨开慧牺牲。和贺子珍十年,贺子珍出走她提出离婚。和江青三十八年,直到去世。

就以《毛泽东诗词鉴赏》这本书为例,一共收录毛主席诗词54首。我认为毛主席给杨开慧写了4首:《贺新郎·别友》;《蝶恋花·答李淑一》;《七律·答友人》。给贺子珍1首也没有。给江青写了2首:《七绝·为女民兵题照》;《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我把我的理解说明一下,毛主席给杨开慧写的前三首大家都没有异议,恐怕有人怀疑第四首《七律·答友人》。

毛主席原诗:“七律·答友人,一九六一年,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支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这首诗是毛主席收到家乡朋友问候写的,很自然就又想起家乡曾经牺牲了的烈士,杨开慧就是家乡湖南潇湘的一位。“斑竹一支千滴泪”,是写毛主席的泪,“红霞万朵百重衣”,霞:杨开慧的小名,红霞是写杨开慧等革命烈士用鲜血换来的美丽生活。毛主席写给杨开慧的诗都是用泪写成:《虞美人·枕上》:“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贺新郎·别友》:“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蝶恋花·答李淑一》:“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所以还有一首含泪的就是《七律·答友人》:“斑竹一支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除这4首以外,毛主席诗词再没有写泪的,所有我认为毛主席给杨开慧写诗4首。

再说明一下,毛主席写给江青《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大家没有异议,恐怕有人怀疑《为女民兵题照》。

毛主席原诗:“七绝·为女民兵题照,一九六一年二月,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这首诗是毛主席看到他的机要秘书小李的照片写的,但给小李拍照的是江青,诗刚写好,江青就要拿去发表,说:“鼓励我们女同志嘛”,毛主席同意,又把诗看了一遍,把一开始写的:“不重红装重武装”,改成:“不爱红装爱武装”。为什么毛主席看到江青,就把“不重红装重武装”,改成:“不爱红装爱武装”?“爱”字就是给江青的,江青爱打扮,但都是革命的姿态,“武装”并不是指穿衣服是军装,而是指形象和气质、头脑和精神,用战斗和革命的姿态武装起来。半年多后,九月九日,毛主席又写了一首《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毛主席特别标明是李进同志“所摄”,那《为女民兵题照》也是李进同志“所摄”。江青喜欢摄影,毛主席非常支持,还请人当江青老师,毛主席共写了2首题照,都是江青拍得照片。

确实,毛主席没有给贺子珍写过1首诗。按朱向前所说,贺子珍跟毛主席的10年1928年至1937年,是艰难困苦的10年,但毛主席在这10年写了16首诗,都写给了红军。

这10年没有给贺子珍写过诗,以后又凭什么再给贺子珍写诗呢?以后贺子珍干了点什么?1937年8月,和毛主席大吵大闹,提出分手,离家出走,三番五次叫不回来,最重要的是贺子珍出走带着身孕,到了苏联没有几天,生了一个男孩,再没有几天孩子病死,拿不起放不下,后又因为想念毛主席忧郁,要知现在何必当初?所有这些有什么诗意呢?

朱向前特别强调:“毛泽东和当年的所谓永新城里第一美人,18岁的贺子珍结婚了”,看看朱向前说这些话是多么肤浅?多么轻佻?这就是朱向前的诗意呀?再看看朱向前的“高见”:“我的解读,‘杨’是杨开慧,‘花’是贺子珍,我认为毛泽东把这首诗写给他两个最心爱的女人,一个是他的第一夫人,然后就是贺子珍,陪同他等于是经过了十年最艰难困苦的十年,从江西长征到陕北,最后贺子珍到莫斯科了嘛,所以写出来一首千古绝唱,所以这首《蝶恋花》达到了非常高的艺术境界。”朱向前掩耳盗铃、招摇撞骗真是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贺子珍从苏联回来后,她的妹妹贺怡竟然找毛主席,让毛主席和贺子珍复婚,毛主席说:“贺怡真不懂事,竟能说出这样的话。”可想她们姐妹哪有党性、原则?竟把婚姻当儿戏。后来,毛主席看在李敏的份上,也就是李敏结婚在即,父母见见面也是人之常情,竟被朱向前当作写诗的理由?这不是太勉强了吗?

在毛主席一生中,哪个时候不是艰难困苦?重庆谈判,毛主席深入虎穴,江青到重庆机智勇敢地保护毛主席;胡宗南进攻延安,跟着毛主席、党中央转圈的全体官兵中,只有江青一个女同志跟着毛主席;毛主席说过,他一生干了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十年艰难困苦,江青是毛主席得力助手。从年龄讲,江青比贺子珍小,从婚姻讲,江青比贺子珍的时间长的长,贺子珍负气出走,江青至死不渝,江青在走资派的法庭上大义凛然,正是毛主席的深情密意给江青做坚强后盾。

杨开慧为毛主席打江山被杀头,江青为毛主席守江山被杀头,贺子珍却成了走资派的座上宾。

毛主席对江青的所有批评都是出于爱护,毛主席一生主张处理党内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都是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办法,这就是毛主席的唯物主义辩证法,资产阶级政客就是唯心主义形而上的一刀切,要不点头哈腰没有一点错,要不置于死地。像朱向前这种资产阶级政客熏陶下的人,如何能理解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毛主席的心怀?只因毛主席批评过江青,朱向前就:“我认为毛泽东把这首诗写给他两个最心爱的女人,一个是他的第一夫人,然后就是贺子珍”,来把江青涂抹,真是不得人心。

想当初,那些走资派,为了污蔑毛主席,为了污蔑江青,搬出贺子珍到北京当政协委员,当走资派的棋子,贺子珍是典型的民主派,摆老干部的谱,最终的发展结果也就是走资派。

朱向前还是耍着走资派的那一套,用贺子珍做棋子,含沙射影、阴险毒辣,罔顾历史,牵强附会,别有用心地贬低江青,即没有道德也没有水平,也可看出中国现在的主流媒体已经沦落到多么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境地,照这样发展下去,中国共产党能培养出保卫红色江山的浩然正气之士吗?

大奖888官方网站 2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