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袁世凯、段芝贵之流需要极力拉拢的人物,当重回天津发现杨翠喜已经被段芝贵孝敬给小王爷载振后

杨翠喜,本姓陈,小名二妞儿,杨翠喜是艺名。原籍直隶北通州。清末至民国初名妓,哄动一时的杨翠喜案的女主角。
幼年家贫被卖给杨姓乐户,取名杨翠喜。从师习艺,十四五岁出落得丰容盛鬓,圆姿如月。她生就一副好嗓子,善度淫靡冶荡的曲子,最初在协盛园登场献艺,《梵王宫》、《红梅阁》都是她的拿手杰作,当时对她追求最力的是风流才子李叔同。
情感经历
李叔同工诗、善画、善歌唱、懂音律,对于传统戏剧的改良,曾经付出过不少心力。他每天晚上都到杨翠喜唱戏的天仙园为杨翠喜捧场,散戏后便提着灯笼陪着杨翠喜回家。不只是为杨翠喜解说戏曲历史背景,更指导杨翠喜唱戏的身段和唱腔。对杨翠喜而言,李叔同是她亦师亦友的至交,李叔同也以为两人可以缔结鸳盟,共度一生。他因事到上海,给杨翠喜寄来两首《菩萨蛮》也表达了这种浓情蜜意。
其一:
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额发翠云铺,眉弯淡欲无。夕阳微雨后,叶底秋痕瘦;生怕小言愁,言愁不耐羞。
其二:
晚风无力垂杨嫩,目光忘却游丝绿;酒醒月痕底,江南杜宇啼。痴魂销一捻,愿化穿花蝶;帘外隔花荫,朝朝香梦沾。
李叔同对杨翠喜一往情深,但她为段芝贵聘买,献与庆亲王奕匡之子载振。段芝贵因此官运亨通,升任黑龙江巡抚。段芝贵献美得官,被人告发,参奏的摺子经过慈禧太后批示,段芝贵撤职,派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详细查办。奕匡主动请求慈禧裁撤载振职务。杨翠喜也被送回天津,复归盐商巨富王益孙。
李叔同的一往情深,换来了失望的悲凉,当他由上海回到天津以后,杨翠喜已经被段芝贵量珠聘去,送到北京孝敬载振小王爷去了。李叔同的痴情落空,于是东渡扶桑,多少个樱花姑娘都曾经对他表示过好感,无奈李叔同对爱情十分执着,拼命往那牛角尖中钻,誓言终身不娶,后来终于遁迹空门,号弘一大师。大学者叶圣陶就是他的学生,郁达夫等人都是他的好友。
段芝贵是袁世凯手下的得力干将,袁世凯野心勃勃,段芝贵就拼命为他拉拢满清王公,为他铺路搭桥,也为自己找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段芝贵当时正以道员的身份兼任天津南段巡警总局总办。
小王爷载振的父亲庆亲王奕匡正是慈禧面前的红人,总揽朝纲,正是袁世凯、段芝贵之流需要极力拉拢的人物,载振任新衙门机构农工商部尚书,这次奉使赴欧考察,匆匆由天津乘轮出海,回国时又从天津登陆。好整以暇地接受津门各界欢宴洗尘,席上名伶杨翠喜演剧侑酒,戏码是《花田八错》。杨翠喜唱戏的过程中,一双乌溜溜的媚眼,老是朝载振身上瞟,她似乎有一股强烈的欲望,要去同他亲近,用她的双臂去搂他的脖子,疯狂地去吻他。她把自己想像成一床热被子,把那载振小王爷裹起来,将自己的热一点点注到小王爷身上。
杨翠喜的这一套媚功,弄得那禀性风流的小王爷载振心旌摇曳,他的身体带着压抑的欲火,急不可奈的颤抖着,犹如一头用铁链锁住的饥饿的野兽,在长久的禁食之后,终于出现了一大块血淋淋的鲜肉,可又放在它总够不着的地方。这一切都被冷眼旁观,机敏而殷勤的段芝贵看在眼里。他怂恿杨翠喜袅袅娜娜地穿着戏服当筵谢赏,来到载振的身前,故意把胯部往前送了送,胸脯朝着载振的脸挺了一挺,载振立即闻到了那令人如痴如醉的味道。杨翠喜的媚眼还来不及抛出来,载振已迫不及待一把拉住了杨翠喜的手,色迷迷地望着杨翠喜,有一搭、没一搭他对杨翠喜问长问短,弄得与宴的客人个个侧目,主人大为尴尬。
载振依依不舍地回了北京,段芝贵立即花重金替杨翠喜赎身,小心翼翼地送进京城献给了载振。这一项进献活宝的活动非常有效,产生了巨大的效果。过了不久,段芝贵被连升三级,由道员而被赏布政使衔,署黑龙江巡抚。
这一任命发生在光绪末年,推根逆源要从袁世凯讲起。随着反清斗争的日益高涨,袁世凯野心一天天增长,他和另一汉族大臣张之洞一起,继康有为等人搞维新变法,鼓吹君主立宪。失败后,又一次捡起君主立宪的主张,清政府迫于形势,终于决定推行宪政。东北关外,满清皇族根基所在的地方也实行行省制度,总督是徐世昌;奉天巡抚是唐绍议;吉林巡抚是朱家宝;黑龙江巡抚主是段芝贵。这几个人可都是袁世凯的得力干将,心腹爪牙,经有心人一点拔就引起了满清皇室,慈禧的警觉。
清朝有条规定,虽然满汉大臣同时起用,但实权要握在满族大臣手中。洪秀全太平天国运动兴起,清朝没有办法,从曾国藩起,汉人开始握有兵权,掌握枢密,也与慈禧用汉人来压满清皇帝家族有关,但终究对汉人是不放心的,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人,还有张之洞都是十分的小心谨慎的。到袁世凯,他以办新军起家,继任北洋大臣、直隶总督,就引起了朝廷对他的戒惧,他又提出君主立宪要限制皇权,更引起朝廷大大的不快。这一下东北几乎都成了他的天下,是不可容忍的事情,一批皇清的孤臣孽子,纷纷想出办法,要把他拉下马来,近代有名的丁未大参案就此开始。
一下子要把矛头对准袁世凯是不可能的,于是资历平平,声望不足的段芝贵就成了首选目标。就也有那庆亲王奕匡的仇家把事情的根源一直追到段芝贵把杨翠喜送给载振的事情上。参奏的摺子经过慈禧太后批示,先将段芝贵的黑龙江巡抚职务撤销,接着就派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详细查办。
庆亲王奕匡为了对宝贝儿子施一点惩罚,更为了松懈政敌们的触觉,请求慈禧裁撤了载振农工商部尚书的职务。载振为了一个茶园女伶,惹了一身晦气,受到老王爷的告诫,不敢再沾杨翠喜一丝半点儿,把她重新送回天津。
在[丁未大参案]中,袁世凯被迫解职回家养病。柔弱无能的醇亲王载沣和人称寿州相国的大学士孙家鼐,对庆亲王的查办,成了为庆亲王极力开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做一回好好先生,保留庆亲王渡过难关。慈禧对他的批示是:事已查明,毋庸置议,庆亲王所请农工商部尚书开缺一事,本难照准,惟以庆亲王再四恳求,姑准开缺,稍事休养,以备膺任其他职务,继续为国效力。庆亲王缓过气来后,那些原来参奏他的人一个个陆续被免职或下放。
整个一个丁未大参案,除了一人,谁也没有得到好处。这个人就是天津的盐商巨富王益孙,他原来一直追杨翠喜,却难如心意,想不到大案一起,载振为免人口舌,连忙把杨翠喜送回天津,交给王益孙,还结结实实地送过去一批丰厚的礼物,希望王益孙为他代为掩饰一切,出一张假证明,证明杨翠喜一直是王益孙的偏房小妾。王益孙人财两得,捡了个大便宜。大案之后,许多文人写诗咏叹杨翠喜,兹录几首如下:
其一: 送尽钿车拾翠人,一天余韵殿芳春。 相逢无赖随萍水,坠落微怜杂溷茵。
其二: 歌馆淡烟弹粉黛,帝城寒雪罨香尘; 谢娘休负闲才思,台阁凄迷飞燕春。
其三: 杜曲日返骄宝马,章台风急返香车; 王孙直觉春魂断,海怨云愁有暗嗟。
宣统小皇帝登基不久,武昌城炮声响起,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势力风起云涌,在各国列强的压力下,在对革命党人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清政府被迫重新起用袁世凯,任命他为钦差大臣、内阁总理大臣,希望利用袁世凯控制新军势力把革命烈火扑灭下去。以段芝贵为代表的一批新军将领,手握兵符,唯袁世凯马首是瞻,一会儿在汉阳的龟山上驾炮,轰击武昌城的革命党人;一会儿又发表一个通电叫宣统皇帝退位。在袁牙凯软硬兼施的两面派手法下,宣统帝被迫退位,革命党中一部分人也拥戴袁世凯,袁世凯从孙中山手中接过临时大总统的桂冠,不久就任正式大总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共和国大总统。段芝贵一般人拥戴之功甚伟,个个封爵受勋。杨翠喜正是二十几岁的少妇,犹如鲜花盛开,岂愿芳华虚度,把那可怜兮兮的天津盐商王益孙丢在家里,三天两头到京城溜哒,成了段芝贵时常带在身边的女人。
杨翠喜经常在盛宴上表演她的拿手戏码,她到北京不久,就博得了几乎所有人的欢迎。她替段芝贵写信、办事,陪段芝贵聊天、玩牌。她在上流社会出入,又时髦,又出风头,大家都来奉承她,一旦她登台唱戏,台下就是一片叫好声。段芝贵虽也是酒色场中的好手,但经不起她的体贴服侍,居然对她依头顺脑。段芝贵为了满足杨翠喜的虚荣心,甚至可以放下自己手边的工作,不辞劳苦地陪杨翠喜出去兜风,到所有的宴会上去。对杨翠喜来说,她在北京城最大的成功,还在于她成了袁世凯最宠爱的小妾的好朋友,她可以自由出入袁世凯的寝宫新华宫。她常到那小妾的房中,把宴会上每个人的表现模仿得淋漓尽致,将那些太太小姐们挖苦得一钱不值,引得那小妾哈哈大笑。在袁世凯复辟帝制的过程中,杨翠喜也跟着忙里忙外,为袁世凯复辟帝制举行义演,为袁世凯歌功颂德。
不久,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袁世凯在绝望中死去。段芝贵在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时,背叛了袁世凯,也抛弃了杨翠喜。杨翠喜忽然为政界人士所嫌恶,她被认为是一个不祥的女人,有人把[丁未大惨案]和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政坛轩然大波归罪于杨翠喜,无论是过去认识她,还是不认识她的人都不愿与她交往。

这一任命发生在光绪末年,推根逆源要从袁世凯讲起。随着反清斗争的日益高涨,袁世凯野心一天天增长,他和另一汉族大臣张之洞一起,继康有为等人搞维新变法,鼓吹君主立宪。从曾国藩起,汉人开始握有兵权,掌握枢密,也与慈禧用汉人来压满清皇帝家族有关,但终究对汉人是不放心的,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人,还有张之洞都是十分的小心谨慎的。到袁世凯,他以办新军起家,继任北洋大臣、直隶总督,就引起了朝廷对他的戒惧,他又提出君主立宪要限制皇权,更引起朝廷大大的不快。这一下东北几乎都成了他的天下,是不可容忍的事情,一批皇清的孤臣孽子,纷纷想出办法,要把他拉下马来,近代有名的“丁未大惨案”就此开始。一下子要把矛头对准袁世凯是不可能的,于是资历平平,声望不足的段芝贵就成了首选目标。

弹劾报告说,帝国推动东三省自治改革之处,载振奉命巡视东三省,路过天津时,袁世凯的下级武官段芝贵鞍前马后,大拍载振的马屁。有一天,载振到天津大观园喝花酒,看上了名震津门的名姬杨翠喜。段芝贵立即买下杨翠喜,献给载振。之后,段芝贵从天津商人筹措十万金给载振的父亲奕劻。藉此,段芝贵当上了黑龙江巡抚。

杨翠喜唱戏的过程中,一双乌溜溜的媚眼,老是朝载振身上瞟,她似乎有一股强烈的欲望,要去同他亲近,用她的双臂去搂他的脖子,疯狂地去吻他。她把自己想像成一床热被子,把那载振小王爷裹起来,将自己的热一点点注到小王爷身上。载振依依不舍地回了北京,段芝贵立即花重金替杨翠喜赎身,小心翼翼地送进京城献给了载振。这一项进献活宝的活动非常有效,产生了巨大的效果。过了不久,段芝贵被连升三级,由道员而被赏布政使衔,署黑龙江巡抚。

载沣和孙家鼐到天津发现,杨翠喜早在一年前就成了盐商赎身的小妾,同载振、段芝贵一毛钱关系都没有。5月16日,专案组给慈禧太后提交了一份报告,对载振、段芝贵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慈禧太后一看气晕了,严厉谴责弹劾的御史,“亲贵重臣名节攸关,并不详加访查,辄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行入奏,任意污蔑,实属咎有应得”。弹劾的御史即刻革职。慈禧太后本想打大老虎,没想到被人愚弄,警告官员们不要“挟私参劾,结党倾扎”。杨翠喜一案令袁世凯、奕劻对政敌咬牙切齿,为了麻痹、松懈对手,庆亲王奕劻主动请求慈禧太后罢免载振的农工商部部长职务。可是奕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番虚情假意,慈禧太后抓住机会当真了,立即昭告天下。

就也有那庆亲王奕劻的仇家把事情的根源一直追到段芝贵把杨翠喜送给载振的事情上。参奏的摺子经过慈禧太后批示,先将段芝贵的黑龙江巡抚职务撤销,接着就派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详细查办。庆亲王奕劻为了对宝贝儿子施一点惩罚,更为了松懈政敌们的触觉,请求慈禧裁撤了载振农工商部尚书的职务。载振为了一个茶园女伶,惹了一身晦气,受到老王爷的告诫,不敢再沾杨翠喜一丝半点儿,把她重新送回天津。在[丁未大惨案]中,袁世凯被迫解职回家养病。

图片 1

杨翠喜本姓陈,小名二妞儿,原藉直隶北通州,幼年家贫被卖给杨姓乐户,取名杨翠喜。从师习艺,十四五岁出落得丰容盛鬓,圆姿如月。她生就一副好嗓子,善度淫靡冶荡的曲子,最初在“协盛园”登场献艺,《梵王宫》、《红梅阁》都是她的拿手杰作,当时对她追求最力的是风流才子李叔同。

1907年5月5日,慈禧太后收到了一份关于黑龙江巡抚赠送名姬的性贿赂弹劾报告。慈禧太后看完报告异常震怒,黑龙江巡抚段芝贵身为一省的正部级行政长官,居然向农工商部部长、皇室贵胄载振赠送名姬。载振是一个恶名昭彰的登徒浪子,同他老爹庆亲王一样行为不检,1903年刚刚当上商部尚书就同副部长伍廷芳喝花酒,被御史告到慈禧太后那里。身为天朝的部长级官员,一而再身陷娼妓丑闻,实在有损帝国颜面。

李叔同工诗、善画、善歌唱、懂音律,对于传统戏剧的改良,曾经付出过不少心力。他每天晚上都到杨翠喜唱戏的“天仙园”为杨翠喜捧场,散戏后便提着灯笼陪着杨翠喜回家。不只是为杨翠喜解说戏曲历史背景,更指导杨翠喜唱戏的身段和唱腔。对杨翠喜而言,李叔同是她亦师亦友的至交,李叔同也以为两人可以缔结鸳盟,共度一生。他因事到上海,给杨翠喜寄来两首《菩萨蛮》也表达了这种浓情蜜意。其一: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额发翠云铺,眉弯淡欲无。夕阳微雨后,叶底秋痕瘦;生怕小言愁,言愁不耐羞。其二:晚风无力垂杨嫩,目光忘却游丝绿;酒醒月痕底,江南杜宇啼。痴魂销一捻,愿化穿花蝶;帘外隔花荫,朝朝香梦沾。李叔同的一往情深,换来了失望的悲凉,当他由上海回到天津以后,杨翠喜已经被段芝贵量珠聘去,送到北京孝敬载振小王爷去了。

“事已查明,毋庸置议,庆亲王所请农工商部尚书开缺一事,本难照准,惟以庆亲王再四恳求,姑准开缺,稍事休养,以备膺任其他职务,继续为国效力”。慈禧太后要借机给奕劻、袁世凯等人敲警钟,同时告诫文武百官勿挑战至高无上的皇权。王益孙喜出望外搂着杨翠喜风流快活的时候,袁世凯却没有消停,一场官场上你死我活的较量开始了,丁未政潮很快爆发。袁世凯认定弹劾段芝贵性贿赂案的主角是邮传部尚书岑春煊和军机大臣瞿鸿禨操纵。袁世凯吩咐自己的亲信上海道台蔡乃煌,在上海找了一家西洋照相馆,PS了一张岑春煊同康有为的合影照。当慈禧太后看到PS照片时如五雷轰顶,自己宠信的岑春煊居然同一直谋杀自己的康有为结盟。慈禧太后很快下诏将岑春煊调任两广总督。没过多久,瞿鸿禨也被驱逐出权力中枢。

图片 2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段芝贵是袁世凯手下的得力干将,袁世凯野心勃勃,段芝贵就拼命为他拉拢满清王公,为他铺路搭桥,也为自己找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段芝贵当时正以道员的身份兼任天津巡警总办。小王爷载振的父亲庆亲王奕劻正是慈禧面前的红人,总揽朝纲,正是袁世凯、段芝贵之流需要极力拉拢的人物,载振任新衙门机构农工商部尚书,这次奉使赴欧考察,匆匆由天津乘轮出海,回国时又从天津登陆。好整以暇地接受津门各界欢宴洗尘,席上名伶杨翠喜演剧侑酒,戏码是《花田八错》。

1911年10月10,武昌起义爆发,当年负责调查杨翠喜的专案组长载沣回天乏术,辞去监国之职,归隐醇亲王府。重返权力中枢的袁世凯如愿出任总理大臣,以段芝贵为首的北洋新军将领手握兵符,唯袁世凯马首是瞻,他们一方面炮击武昌城,一方面通电让宣统皇帝退位。宣统皇帝退位后,袁世凯取代了在临时大总统宝座上屁股都没坐热的孙中山。段芝贵等人居功至伟,封爵受勋。风韵少妇的杨翠喜再度回到段芝贵身边,时常出入总统府,同袁世凯的小妾结成结盟,袁世凯复辟帝制举行义演。段芝贵成为袁世凯的宠臣,在1914年被委以湖北都督,当时袁世凯之子袁克定到武汉办事,段芝贵故伎重演。袁克定看上了一名姬,段芝贵知道后两次微服同名姬洽谈,想将其买下献与袁克定,未曾想,《大汉报》打探到内幕消息后,将其在报纸上曝光。新闻一出,天下哗然。段芝贵为泄私愤,诬诋《大汉报》私通白朗,编造“报馆通匪案”,以“泄漏军机,鼓吹乱党,扰乱治安,摇惑人心”十六字罪名,饬令封禁,将报馆经理、编辑发交陆军审判处讯办。后来,段芝贵离开湖北,《大汉报》一案才告终。

图片 3

杨翠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僧俗两界闻名于世的弘一法师年轻的时候对杨翠喜一往情深,曾经向杨翠喜献诗,“痴魂销一捻,愿化穿花蝶”。当重回天津发现杨翠喜已经被段芝贵孝敬给小王爷载振后,绝望的李叔同东渡扶桑,期间拒绝了无数痴情的樱花姑娘。尽管李叔同门下出了叶圣陶这样的大学者,可是他对杨翠喜痴心不改,发誓终生不娶,最终遁入空门,号弘一法师。慈禧太后现在不关心杨翠喜的美貌,她更关心名姬背后的官场交易。李鸿章去世后,袁世凯接受了北洋政治遗产,成为北洋的领袖,门下干将名士如云。直隶总督身为天下总督之首,很容易落得盲肠命运,袁世凯却想成为一只即鲜美又致命的河豚,慈禧太后弃之不忍,食之不小心容易致命。

袁世凯阴结载振之父奕劻。庆亲王奕劻素有贪名,可他权柄军机,主导清政府的宪政改革,未来有望总理内阁。段芝贵献妓背后,一定是袁世凯的政治权谋。段芝贵在天津就是一个司局级的道员,献妓后连升三级,成为东三省封疆大吏。当时的东三省总督徐世昌是袁世凯的拜把子兄弟,奉天巡抚唐昭仪、吉林巡抚朱家宝都是袁世凯的心腹。如此一来,总督直隶的袁世凯通过东三省自治的改革契机,一举垄断了满洲龙兴之地的行政大权。在同庆亲王奕劻进行政治结盟的同时,袁世凯同湖广总督张之洞在君主立宪改革过程中遥相呼应,“冀以内阁代君主”,削弱慈禧太后和皇帝的权力,完全控制北方政治时局的袁世凯,将可同奕劻、张之洞两人总揽国家行政大权。

名姬给段芝贵以及袁世凯带来了无尽的烦恼。袁世凯的帝制复辟很快玩完,袁世凯在绝望中死去。曾经一口一个干爹的段芝贵,见袁世凯复辟失败,立即背叛了袁世凯。段芝贵将杨翠喜当成不祥的女人,无情地抛弃了。曾经新华宫的常客一下子成了北京军政界厌恶的扫把星,前清遗老们更是将杨翠喜当成丁未政潮的祸水,北京城再无人愿与之交往。男人总是将自己的无能归咎石榴裙的迷离,当名姬们石榴裙下的无限风光刺激男性荷尔蒙分泌加剧的时刻,谁能在风云激荡的双腿之间看清大老虎们的野心?其实,名姬只是老虎们的礼物。

慈禧太后决定派出专案组火速围剿天津的娼妓。为了严惩以载振、段芝贵,揪出身后的大老虎,慈禧太后决定派醇亲王载沣,以及大学士孙家鼐为专案组正副组长。载沣是光绪皇帝的弟弟,戊戌变法之后对袁世凯有切肤之痛。身为光绪皇帝老师的孙家鼐还有两个头衔,一个是同奕劻一样均为改革领导小组的政务大臣,一个是资政院总裁,未来钳制内阁总理的国家议事机构,是奕劻潜在的政治对手。扫黄专案组赶赴天津的同时,奕劻得到了宫廷密报,将载振教训了一通后,连夜派遣亲信从通州乘船走水路,将名姬杨翠喜秘密退回天津。袁世凯洞悉慈禧太后是要借段芝贵性贿赂来隔山打牛,瓦解北洋在东北的势力,以打击袁世凯、奕劻政治联盟。袁世凯的行动相当的迅速,得到庆王爷的信息后,立即授意表弟张镇芳将杨翠喜转增盐商王益孙。王益孙追求杨翠喜多年,面对从天而降的美人兴奋不已,立即签订了一个时间倒推的纳妾假协议。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