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皓投降西晋,司马炎称帝后开始筹备伐吴

图片 1

晋武帝司马炎

公元266年秋,东吴都城,建业的皇宫大殿内,吴主孙皓站在殿上,得意洋洋的看着下面,那些目瞪口呆的文武大臣们。

孙皓,字元宗一名彭祖,字皓宗。三国时期吴国末代皇帝,公元264年-280年在位。吴大帝孙权之孙,孙和之子。在位初期虽施行过明政,但不久即沉溺酒色,专于杀戮,变得昏庸暴虐。280年,吴国被西晋所灭,孙皓投降西晋,被封为归命侯,四年后在洛阳去世。
生平简介 早年经历
永安七年,孙休去世,虽然孙休有儿子,但当时蜀汉刚灭亡,再加上交址发生叛乱,东吴国内大为震惊,想立一个较年长的君主。
在左典军万彧向丞相濮阳兴、左将军张布推荐孙皓下,濮阳兴和张布说服朱太后让孙皓继位,于是作为废太子孙和长子的孙皓在八月初三被拥立为位帝。孙皓即位后,追谥父亲为文皇帝,尊其母何氏为太后,立其妻滕氏为皇后。
登基为帝
据《江表传》记载,孙皓初立时,下令抚恤人民,又开仓振贫、减省宫女和放生宫内多余的珍禽异兽,一时被誉为令主。但很快他便变得粗暴骄盈、暴虐治国,又好酒色,从而民心丧尽。另外,他也把拥立自己的濮阳兴和张布杀掉,又曾迁都至武昌,大兴土木。
元兴元年,司马昭派遣原来吴国寿春城的降将徐绍、孙彧领着使命带着书信,陈述国事形势的利害,前来吴国向孙皓说明。
甘露元年三月,孙皓派遣使者随徐绍、孙彧.前往魏国,送去给司马昭的回信,说:知道您以超过世人的才干,位居相国的职任,有移化引导皇帝的功劳,辛勤至极。寡人无德,顺承皇统,想与贤良之士共同拯救乱世,而由于道路阻隔没有实现这一缘份,您的美意真切明显,深沉执着。现派光禄大夫纪陟、五官中郎将弘璆前来宣明我的诚意。徐绍行至濡须,孙皓将他召回来杀死,将其家属迁徙到建安,起因是有人报告徐绍称赞中原。
同年七月,孙皓派人把朱太后杀害,随后又把孙休的四个儿子遣送到一个偏远的小城,到达后,便将其中较年长的两个杀害。孙皓荒淫好色。张布的女儿曾经很受孙皓的宠爱,孙皓杀掉张布的后一天故意问张美人:你父亲到哪里去了?张美人气愤的说:被奸贼杀死!气的孙皓命人用木棒锤死了她。后来,孙皓因思念张美人容貌,又命人刻制出她的木像,整天放在座位旁边。有一次,孙皓问左右:张布还有女儿吗?有人说有,但已出嫁。孙皓命人马上把他抢进宫,对其大加宠爱,昼夜厮混,不理朝政。孙皓又叫工匠用金子打造数以千计的各种首饰,然后让宫人戴上首饰互相摔跤,以此为乐。这些首饰往往早上带上,晚上就坏,坏了马上另作,工匠们也趁机偷盗,于是吴国国库为之一空。尽管后宫佳丽数千,孙皓仍不满足,还要让宦官到处寻找。孙皓还规定,两千石以上大臣的女儿,每年都要报名,凡年龄在15岁以上的要经过挑选方准出嫁。
孙皓经常在宫中设宴,让大臣们陪饮,而且还逼参加酒宴的大臣喝醉,让侍臣任意嘲弄公卿大臣。他还专门设立黄门侍郎数十人,站在大臣背后。如果那个大臣喝醉后胡言乱语,或略有失礼的话,他们都向孙皓禀报,甚至因为孙皓最恨别人看自己,所以有人看孙皓,也是有罪。于是,因酒醉失态而获罪的官员不少。
孙皓还命人将水流引入宫中,如果对后宫哪一个姬妾看不顺眼,马上杀掉,扔进水中。孙皓杀人的方式很多有剥人面皮的,有挖人眼睛的等等。残酷至极,加上他荒淫无耻,所以,到了吴国末期,孙皓已经成为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
穷兵黩武
曹魏的曹奂禅让,司马炎称帝建立西晋。司马炎本来打算立刻攻伐东吴,但国内赞成及反对征吴的两派发生纷争,使吴国在这段时期得以苟延残喘。
孙皓任用陆逊的族子陆凯为丞相。陆逊次子陆抗亦被孙皓委派镇守西陵等处的边防。两人均是东吴名臣。据正史记载,孙皓曾对两人的直谏有所不满,但因他们世族势大,孙皓始终没有惩罚他们,但在陆凯死后把陆凯家人放逐。
宝鼎三年,孙皓开始向西晋发起攻击。这一年,他亲率大军屯驻东关,令左大司马施绩攻江夏,右丞相万彧攻襄阳,右大司马丁奉、右将军诸葛靓进攻合肥,交州刺史刘俊、前部督修则、将军顾容等率攻击投降晋国的交址叛军,但都没有取得成功。北伐大军被司马望大军所拒,两路主力施绩、丁奉分别为晋将胡烈、司马骏所败,而南征交址军队更是被晋将杨稷大败,刘俊、修则战死,顾容率残军退守合浦。
建衡元年,孙皓派监军虞汜、威南将军薛珝、苍梧太守陶璜从荆州出发,监军李勖、督军徐存从建安海路出发,令两军在合浦会合共同剿灭交址叛军。此外,还派遣右大司马丁奉再次北征,攻打谷阳。但到了公元270年,丁奉部在涡口一带被晋将牵弘击退,李勖部以道路不通为由,杀死向导冯斐后率军无功而返。孙皓为此大怒,丁奉的向导被处死,李勖更是在被何定揭发后,同徐存被全家诛杀。不久后,何定率领五千人马到夏口打猎,吴宗室前将军、夏口督孙秀害怕是孙皓令何定来抓自己,提前带领家送眷数百人投奔西晋。晋武帝拜孙秀为骠骑将军,仪同三司,封会稽公,礼遇备至。
建衡三年,孙皓听信刁玄增改的谶文,认为自己是天命所归,不顾众人反对,用车载着自己的母亲、妻子、孩子以及后宫上千人,亲率大军从牛渚西进伐晋。晋军派司马望率军驻屯在寿春作为防备。结果孙皓的军队途中被大雪所阻,士兵忍受天寒地冻的同时还要负责拉孙皓的车队,都难以忍受这样的劳苦,军中渐渐出现倒戈的传言,因此孙皓只好下令还师。孙皓还师前,右丞相万彧与右大司马丁奉、左将军留平曾私下商议先自行回去,后被孙皓得知,虽然心怀不满,但介于三人都是老臣并没有马上处置。当年,丁奉病逝。翌年,孙皓试图用毒酒毒死万彧和留平,二人却都幸免未死,但不久后,万彧自杀,留平愁闷而死。
在这两年间里,孙吴在军事上接连取得了重大胜利,使得孙皓的自傲心大幅膨胀。先是在建衡三年,南征的薛珝、虞汜、陶璜攻破交址,擒杀晋军守将,并收复了九真、日南两郡,后又平定了扶严夷,使持续多年的交址之乱暂告停歇。接着于凤凰元年秋八月,陆抗成功讨伐了因担心被孙皓加害而叛投西晋的西陵督步阐,不仅成功收复了战略要地西陵,将步阐等人夷三族,并且击退了由名将羊祜率领的五万大军,围歼晋将杨肇的三万援军。西陵大捷之后,孙皓因为两年内成功收复失土及大败西晋,越发自志得意满,更加相信自己是有上天相助,还召术士尚广为他占卜看是否能取得天下,占卜的结果显示他将在庚子年青盖入洛阳。孙皓非常高兴,从此专门谋划统一大业,频繁派遣军队袭击晋国边境,但都劳而无功。陆抗上疏反对孙皓的穷兵黩武,希望孙皓看清晋强吴弱的事实,建议暂息进取小规,以畜士民之力,观衅伺隙,又上疏指出西陵、建平战略地位的重要,请求加强两地的兵力。建平太守吾彦也凭借从长江上游漂下的大量木屑,断定晋国将从巴蜀由水路大举伐吴,上书孙皓请求加强防备。但孙皓不仅没有重视这些意见,反而在凤凰三年陆抗病逝后,将他的兵马一分为五,交给陆抗的五个儿子分别统领。
江河日下
自建衡元年左丞相陆凯病逝后,左大司马施绩、右大司马丁奉、司空孟仁、右丞相万彧、左将军留平、太尉范缜、司徒丁固、大司马陆抗等重臣在六年时间里先后逝世,吴国有名望的旧臣死亡殆尽,政局转坏。
当孙皓忌惮、尊重的重臣都不复存在之后,他的施政也更加残暴,对于其他忠臣的劝谏也就不再接纳容忍。大约从272年开始,他每次召集群臣宴会,都要故意让每个人都喝得大醉,让人在边上专门检举他们的过失。甚至剥人脸皮,挖人眼珠。272年后孙皓对劝谏忠臣的容忍度也大幅下降,不惜痛下杀手以杜绝烦人的谏言:大司农楼玄因为多次直谏忤逆孙皓,被流放广州,服毒而死;中书令贺邵也因直谏而使孙皓痛恨,当贺邵因中风不能说话,被孙皓怀疑是装病,拷打致死;侍中韦昭因多次坚持己见,被以不听从诏命为由处死;东观令华核多次上书劝谏,结果为了一些小事被免官遣返;豫章太守张俊因为给孙奋的母亲扫墓,而被孙皓处以车裂极刑,并夷三族;会稽太守车浚因为开仓赈济饥民,被怀疑收买人心而处斩;湘东太守张咏因为征税不足,被孙皓派人斩杀;尚书熊睦对孙皓稍加劝阻,就被孙皓派人用刀环生生打死;甚至连他曾经宠信的何定、陈声、张俶也被他处决,其中张俶受车裂之刑,陈声更是被锯断头颅而死。
相比于272年后孙皓残暴的高压政策,晋国都督荆州诸军事的羊祜则对吴国展开怀柔政策。天玺元年,继孙秀、步阐之后,吴国又一位重要将领吴国宗室武卫将军、京下督孙楷叛投晋国,在此前后,平虏将军孟泰、偏将军王嗣、威北将军严聪、扬威将军严整、偏将军朱买、邵凯、夏祥、昭武将军刘翻、厉武将军祖始也都纷纷向晋军投降。但孙皓丝毫没有感受到危机的来临。在吴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各地奉承他的人争相献上有吉祥象征的事物,让迷信的孙皓始终坚信自己将一统天下。
战败请降
天纪三年,郭马攻杀广州督虞授,在广州发起叛乱。孙皓派遣滕修、陶濬、陶璜率军剿灭郭马叛军。不久,西晋内部达成了伐吴的一致意见,于当年十一月,晋武帝令镇军将军司马伷、安东将军王浑、建威将军王戎、平南将军胡奋、镇南大将军杜预、龙骧将军王濬、巴东监军唐彬等分六路大举伐吴。
天纪四年正月,杜预、王浑两军分别向江陵、横江进军,接连进克吴军要塞。王浑部率先攻克寻阳、赖乡等城,屯兵横江,距建业仅百里之遥。二月,在王濬、唐彬部和杜预部、胡奋部、王戎部的攻击下,荆州的军事重镇丹阳、西陵、荆门、夷道、乐乡、江陵、江安、夏口、武昌等先后失守,吴军仅战死或投降的都督、监军就有十四人,牙门将、郡守一级的将领更是有一百二十多人,荆南各郡望风而降。
三月,由丞相张悌率领的吴军精锐在版桥被王浑部击溃,张悌、孙震、沈莹全部战死。不久后,何植也向王浑军投降。这时,王濬率水军从武昌顺流而下,直取建业。吴主孙皓派遣张象率水军一万余人前往抵挡,但王濬大军一到,张象便立即投降。孙皓又另遣陶濬率军两万迎敌,结果士兵全部连夜逃窜。孙皓周围数百人又请求他杀死宠臣岑昏,他不得以而被迫答应。后来,孙皓听从光禄勋薛莹和中书令胡冲的计策,分别遣送使节向王濬、司马伷、王浑请降,试图分化晋军,未能奏效,江东防线全盘崩溃。
三月壬寅日,王濬率大军进入石头城,孙皓仿效刘禅的做法:备亡国之礼,素车白马,肉袒面缚,衔璧牵羊,大夫衰服,士舆榇,率领太子孙瑾等21人来到王濬营门。孙皓决定投降后,为了让晋军顺利接收各地,广发劝降书信给臣僚。王濬亲解其缚,接受宝璧,焚烧棺榇。并派人将孙皓送到晋都洛阳,孙吴至此灭亡。
病逝洛阳
孙皓归晋来到洛阳之后,被赐号为归命侯,得到晋武帝接见,面对晋武帝的问话,孙皓不卑不亢,说在南方也设了这个座位以等待晋武帝,当遭贾充讥讽剥人面皮时,孙皓反唇相讥孙皓背主弑君、奸回不忠。之后,孙皓便在洛阳居住,有一回晋武帝与王济下棋,问孙皓:听说你在吴国时剥人面、刖人足,有这回事吗?孙皓回答说:作为人臣而失礼于君主,他就应当受这种刑罚。其实是消遣在皇帝面前坐姿不正的王济。
太康五年,孙皓在洛阳去世,时年四十二岁,葬在洛阳的北邙山。滕皇后亲自为他写了哀悼文,文章甚是悲痛凄楚。
在位年号 元兴:264年七月-265年三月 甘露:265年四月-266年七月
宝鼎:266年八月-269年九月 建衡:269年十月-271年 凤凰:272年-274年
天册:275年-276年六月 天玺:276年七月-十二月 天纪:277年-280年三月

三分归晋

这时,下面的大臣们,已经被孙皓刚才宣布出来的消息,惊得几乎都已麻木了,心里都在暗想,这位皇帝疯了吧,迁都到武昌,这么大的事情,就这么轻易的决定了。

265年司马昭去世,其子司马炎夺取曹魏政权,定都洛阳,建立晋朝,史称西晋。司马炎称帝后开始筹备伐吴,派王濬于益州大造船舰,以羊祜镇守襄阳与镇守江陵的吴将陆抗对峙。在264年孙皓即位后,交州向曹魏投降。两年后吴军意图夺回但被晋将毛炅击败。269年孙皓以虞汜、陶璜及李勖等人分陆海两路会师合浦,至271年方夺回交州。279年,修允部属郭马于广州叛变,孙皓先后派滕循、陶浚、陶璜等多方围剿方平定。同年晋军率大军南征,吴国岌岌可危。

不过,孙皓给出迁都的理由是,术士通过对天地气运的观测,已经看出来,荆州的天子气正盛,对建业皇宫不利,另外,荆州的武昌,更是东吴大帝孙权,刚开始建都之处,因此,必须要把都城迁到荆州的武昌,才能使东吴的国运,继续的昌盛下去。

东吴重臣陆凯及陆抗相继去世后,晋将羊祜提议伐吴,但遭贾充反对而作罢。279年西北之乱始平,王濬、杜预上书司马炎,认为是时候伐吴,贾充、荀勖等认为西北未定而反对。最后司马炎决定于该年十一月大举进攻吴国,史称晋灭吴之战。他以贾充为大都督,上游王濬唐彬军、中游杜预胡奋王戎军、下游王浑司马伷军多路并进。280年一月孙皓急任丞相张悌率沈莹、孙震渡江抵御王浑军,但皆战败而亡。而王濬军沿长江配合其他晋军攻下西陵、江陵、武昌及寻阳等地,杜预也夺下荆州南部。三月十五孙皓见晋军已包围建业,认为大势已去而投降。孙吴灭亡,西晋统一天下,至此三国时期结束。

图片 2

历史上有三家分晋和三分归晋,分别指的是什么?

孙皓,字元宗,又名彭祖,本是东吴大帝孙权之孙,吴景帝孙休之侄,被封为乌程候,正常情况下,孙皓只能在他的封地乌程,过着那种衣食无忧的贵族日子,而皇位是绝对轮不到他的,不过,幸运之神很是垂青于孙皓。

三家分晋

公元264年夏,景帝孙休病逝,按理说,继承皇位的应该是当时的东吴太子,无奈,太子的年龄尚弱,而当时东吴的局势十分不稳,蜀国刚被魏国所灭,强大的曹魏对东吴,已经形成了战略上的包围,因此,来自于敌方的压力,而导致东吴内部人心惶惶,朝中的局势陷入到了波荡之中,甚至,国内也发生了多起叛乱。

是指中国春秋末年,晋国被韩、赵、魏三家瓜分的事件.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周威烈王封三家为侯国.司马光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的记载就从这一事件开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作为春秋与战国的分界.前376年,韩、赵、魏废晋静公,将晋公室剩余土地全部瓜分.因此韩、赵、魏三国又被合称为三晋.三家分晋是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它是中国奴隶社会瓦解,封建社会确定的标志.

此时,东吴丞相濮阳兴,左将军张布等人认为时局如此不稳,国家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这时候如果在立一个小孩子当皇帝,那样,就会使局势更加无法掌控,对于吴国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恐怕将来社稷都难以保存,因此,他们通过研究决定,要立皇室中一位成年者为帝。

三分归晋

图片 3

东汉末年,政治极端腐败,宦官和外戚争相专权,豪强地主大肆兼并土地,农民纷纷破产流亡,阶级矛盾十分尖锐,农民起义不断发生.这些农民起义矛头直接指向东汉皇权.但是统治阶级依然疯狂搜刮人民,汉灵帝时,公开卖官鬻爵,贪官污吏残酷压榨人民,人民再也无法生活下去了,终于爆发了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有准备的黄巾大起义.在镇压黄巾大起义的过程中,东汉地主、官僚纷纷起兵,各据一方,形成跨州联郡的割据势力,不可胜数,东汉政权早已名存实亡.这些割据势力为了各自的利益和争夺权力,逐鹿中原,混战不休.经过近十多年的混战,结果,出现了曹操、刘备、孙权三分天下,三国鼎立的局面.三国间争战了长达近半个世纪之久,都不能统一中国.最后先后灭亡.三家归晋,司马炎一统天下,确立了新的封建皇权统治.

在左典军万彧的推荐下,这位乌程候孙皓,就进入了东吴朝庭的视线中,最后,众臣认为孙皓已经成年,同时为人很有魄力,能够担当大任,因此,濮阳兴,张布等人进宫劝说太后朱氏,应以大局为重,改立孙皓为嗣,继承皇位,朱氏无奈之下,同意了众臣的请求,下旨命孙皓继位。

公元264年秋,刚刚即位的孙皓,为了缓和国内的矛盾,同时,为了获取更多人的支持,下诏开仓济贫,将宫中的宫女放出来,匹配给民间无妻者。另外,为了向朝野证明自己以后一心为国,不会贪图享乐,因此,将宫苑中的野兽都给放归森林。

在对外政策上,孙皓派人去洛阳先后与曹魏,西晋建交,缓和了两国之间的矛盾,使局势逐渐安定了下来,所以,一时间,孙皓受到整个吴国的一片称颂,认为他是一代明主,以后国家中兴有望。

图片 4

但是,没过多久,孙皓荒淫无道,以及残暴的性情就逐渐的暴漏了出来,首先,孙皓怕景帝孙休的儿子,以后会威胁到他的帝位,因此,将孙休的儿子封为豫章王,赶出都城,迁往封地,结果,孙皓派人在半路上,将孙休的儿子偷偷的杀害了。而太后朱氏,后来也被孙皓逼死。

当朝中众臣知道事情真相以后,都是痛心疾首,对孙皓特别的失望,特别是丞相濮阳兴,左将军张布更是后悔的不得了。

当二人私下的怨言被孙皓知道以后,孙皓下昭将濮阳兴,张布斩杀,并灭其族,因张布的两个女儿十分貌美,因此,才幸免于难,被送入宫中,被孙皓所宠。

另外,孙皓派遣宦官行遍州郡,为其挑选美女,同时,大臣的女儿如果到了出阁的年龄,必须先给他送过来,如果长的漂亮,就留在宫中,不好看的才允许出嫁。

同时,孙皓感觉宫中的财富不够,就命手下人去集市上抢劫百姓的财富,甚至派人或以官方身份,或者扮做盗匪,对那些豪门大户人家进行巧取豪夺,由于孙皓的倒行逆施,一时间,弄得是天怒人怨,民心丧尽。

图片 5

后来,孙皓相信术士之言,认为荆州(包括今湖北,湖南,河南南部一小部分,江西西部。东吴和西晋各占一半)是龙兴之处,扬州的建业已经不适合再为帝都了,同时,镇守西陵的西陵督,昭武将军,西亭候步阐,以荆州地区的战略重要性为由,也建议孙皓迁都,因此,孙皓决心将都城迁往荆州的武昌。

结果,孙皓将迁都的想法宣布出来以后,满朝文武几乎没有一个同意的,刚升任左丞相的陆凯劝谏孙皓,如果迁都就会加重扬州(当时华夏十三州之一,包括现在的江苏南部,浙江,安徽东南部,江西东部,福建北部。除了长江以北有一部分归西晋掌控,其他大部都是东吴地界,是吴国政治,经济中心地带)地区百姓,对武昌物质供应的负担,到那时,极容易发生民变,结果孙皓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最后,还是一意孤行的准备迁都。

公元266年深秋时节,当北方西晋政权建立不到一年的时候,江南这位东吴主孙皓,命右将军诸葛靓(曾经在寿春起兵反抗司马昭,后来战败被杀的曹魏镇东将军诸葛诞之子),御史大夫丁固镇守建业,然后,率满朝文武迁都到武昌。

图片 6

当孙皓迁都没过多久,同年的冬十月,吴兴郡永安县的百姓,由于不堪东吴朝廷给予的重负,因此,在一位山民领袖,施但的带领下起义,义军迅速发展到了数千人,然后,将乌程的永安候孙谦挟持,同时,他们以孙谦的名义反对孙皓,进攻建业。

到达建业以后,义军已经发展到了万余人,不过,农民军毕竟没有经过正规军事训练,同时,装备也不行,当他们遇到右将军诸葛靓,和御史大夫丁固所率领的东吴正规军以后,几乎是不堪一击,全线溃败,最后,施但扔下老婆和孩子也跑没影了,那位倒霉的永安候孙谦被吴军抓住以后,也自杀了。

当武昌的孙皓知道施但谋反以后,命手下军队敲锣打鼓进入建业,将那些被抓住的义军,以及施但的家小都给斩尽杀绝,然后,昭告天下,说是以荆州的天子之气破了扬州之贼。

图片 7

这时,在东吴传出来一个童谣,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通过这个童谣,可以看出来,东吴的国人对于孙皓迁都的不满,同时,更能看出来,孙皓迁都以后,给东吴百姓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负担。

此时,以左丞相陆凯为首的很多大臣,纷纷给孙皓上表,陈述定都武昌,对吴国带来种种的不利局面,孙皓后来经过权衡利弊,最后决定,在同年腊月,将都城迁回建业,留下卫将军滕牧镇守武昌。

同时,孙皓以为自己天子气正盛,不用在惧怕晋国了,另外,车骑将军刘纂建议孙皓
,两国争霸,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有击败晋国,统一天下的机会
,难道会为了和晋国建交,就要放弃好的时机么。因此,孙皓听从刘纂的建议
,不再与晋国建交 ,同时,派出大量间谍潜入晋国,刺探军情。

吴主孙皓回到建业的第二年,公元267年夏,孙皓下旨,召集民工,大兴土木,建造昭明宫,同时,命二千石以下的官员,都到山林里面监督伐木。

当宫殿建成后,孙皓收集天下财富,置于宫内,再看昭明宫
,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到处都是珠光宝气,如同仙境一般 。

相反,为了建此宫殿,东吴国库里面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百姓的民脂民膏,都被挥霍殆尽。

图片 8

公元268年夏,这位相信迷信的吴主孙皓,听从术士之言,认为自己能够得到天下,因此,发兵大举进攻西晋。

孙皓亲统大军屯驻东关指挥全局,令右大司马丁奉,右将军诸葛靓率军五万进攻合肥,同时,命荆州方向的左大司马施绩率军三万进攻江夏,又令升任不久的右丞相万彧率兵三万进攻襄阳。

当丁奉,诸葛靓率大军到达前线,正遇晋国的汝阴王司马骏(司马炎叔叔,司马懿第七子),率大军前来迎战,双方在合肥城外展开了一场大战,最后,吴军不敌,败退。

在荆州方面,晋武帝司马炎,命义阳王司马望为大都督,率兵五万抵达荆州前线,与荆州刺史胡烈共同对抗吴军。

结果,经过数日的苦战,最终,胡烈率军在江夏,将东吴的施绩击败,而进攻襄阳的万彧,也被晋军击溃,最后,孙皓一看战局不利,只有命全军撤回东吴地界,而晋军一看敌军退去,也见好就收,回到了驻地。

图片 9

当孙皓刚回到建业的时候,就得到了交州刺史刘俊在交州战败的消息。

原来,交州下辖的九郡(今广西,广东一部分,以及越南北部),本属于东吴的领土,在景帝孙休时期,当地的各民族由于对东吴的不满,因此,交州的交阯郡,在郡吏吕兴的带领下发生了叛乱,很快,叛军就将包括交阯郡在内的,很多交州的郡县都给占领了。

当东吴正要举兵征伐的时候,正赶上魏国进攻蜀国,吴国为了对付曹魏,因此,这件事情就暂时耽搁了下来。

蜀国灭亡以后,前蜀汉的翊军将军霍戈率南中七郡(今四川大渡河以南以及云南省)降魏。这样,魏国在西南的疆域,就与吴国的交州,也就目前叛军所占的地域接壤。

后来,占据交州的吕兴害怕东吴派兵剿灭他,因此,命人来到南中,面见已经是魏国的南中都督霍戈,请求投诚
,寻求庇护。霍戈将这个事情报到洛阳,结果,当时的司马昭封吕兴为安定县候,都督交州诸军事,同时,命霍戈兼任交州刺史,另外,委派很多的官吏到交州任职。

图片 10

当这些官吏刚到达交州之时,就得到消息,吕兴被手下所杀。霍戈接到吕兴被杀的消息以后,忙命手下将军马融(前蜀汉镇南将军,彭乡候马忠之子)为交阯郡的太守,前往交州镇守,不过,没过多久,马融就病死在了任上。

后来,西晋取代曹魏,霍戈等人自然就成为了晋国的臣子,这时,霍戈保举手下大将杨稷,接替马融为交阯太守,总督交州军务。

公元268年夏,吴主孙皓进攻晋国的同时,任命刘俊为交州刺史,率军收复交州。

刘俊率军到达交州,与交阯太守杨稷,率领的晋军战在了一起,结果,经过数次交锋以后,吴军惨败,数员大将被斩杀,吴军更是损伤无数,最后,就连东吴的交州刺史刘俊也战死沙场。

另外,经此一战,吴军不但没有收复交州,相反,连交州北部那些没有沦陷的郡县,也都被晋军占据。

图片 11

消息传到建业以后,孙皓大怒,公元269年,孙皓兵分两路,南讨交州,头一路,命监军李勖,督军徐存率军从建安,从海路出发。第二路,命监军虞汜,威南将军薛珝率军从荆州出发。

结果,头一路的李勖由于在海中迷失方向,无法到达指定地点,最后,李勖大怒,斩杀了向导,率兵返回建业,孙皓因其无功而返,将李勖,徐存杀掉,并夷其族。

第二路的虞汜,薛珝率军顺利到达了交州,而这时已经成为交州刺史的杨稷,听到吴军前来征伐,忙命交州各郡太守做好战争准备,同时,亲率大军前来迎敌。

图片 12

战争的初期,杨稷率晋军多次击败吴军,后来,吴国重用苍梧太守陶璜,结果,陶璜率领一军,连续击破晋军很多的战略要地,致使晋军的处境很是被动。

后来,两军又经过数月的苦战,最后,晋军全线崩溃,交州很多的郡县都被吴军攻破,很多的将士都战死在了沙场,最后,杨稷率军退守交阯郡,同时,命人去南中请霍戈发兵救援。

当信使到达南中后才知道,霍戈已经病死,新任命的南中都督,还要很久才能够走马上任,没有主帅的命令,南中各地的郡守都不敢私自发兵救援,信使无奈,只有回到交阯,将事情禀报给了杨稷。

杨稷心里清楚,事到如今,除了拒城紧守,别无他法,因此,在交阯郡与吴军展开了血战。最终,杨稷被手下叛将所出卖,叛将与吴军里应外合将交阯郡攻陷,杨稷也被敌军所擒,后来被杀。然后,吴军又陆续的收复了交州其他的郡县,至此,交州又重新成为了吴国的疆域。

而在此战中,由于苍梧太守陶璜屡建奇功,因此,吴主孙皓任命陶璜为交州刺史,后来,东吴被晋所灭,司马炎也特别欣赏陶璜,命陶璜继续担任交州刺史一职,而陶璜治理交州长达三十多年,他对外保土卫边,对内维护民利,所以,陶璜受到了当地百姓的爱戴。

图片 13

建业的孙皓,由于将交州重新夺了回来,因此,他的野心更加的膨胀了,同时,又听从侍中刁玄的蛊惑,认为吴天子应该北上洛阳取天下。

因此,在公元271年,孙皓又亲率大军西征晋国,这次,连皇后以及嫔妃等后宫数千佳丽,都跟着大军出征。结果,由于路上下起了大雪,导致道路难行,兵士冒着寒雪行走,苦不堪然,很多的将士由于憎恨孙皓,因此,不断的有人逃跑,甚至降了晋军,而更多的士兵都在不断的抱怨着,后来,孙皓怕继续走下去,会引起士兵的哗变,因此,才命全军返回,结束了这一次的荒唐之旅。

回到建业的孙皓,突然开始丧心病狂起来,以杀人为乐,不论是宫内的宦官,宫女,还是外面的官吏,军民,只要孙皓看谁不顺眼,就会将其斩杀,甚至,有的人哪怕看孙皓一下,也会被孙皓挖掉眼睛,剥掉面皮,或者被赐死。

图片 14

另外,通过这次出兵,孙皓感觉那些带兵的将军,以及朝中大臣没有一个对他是忠心的,因此,只要哪位大臣不顺他意,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斩杀,甚至,有些在外面领军的将军,也被他无缘无故的调到京城,然后被他杀掉,一时间,吴国的那些文臣武将,几乎陷入到了极其的恐惧之中,很怕哪一天,成为孙皓的待宰羔羊。

公元272秋,孙皓下昭,命镇守西陵的西陵督,昭武将军步阐进京,结果,此昭书送到西陵,就为以后的西陵之战埋下了伏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