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奖888手机版登陆1/3 123下一页尾页,台南民众推举时任台湾帮办的刘永福领导抗战

  日本靖国神社里供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屠杀中国人民和亚洲其他国家人民的甲级战犯,但是,人们很少知道在我国台湾曾经有过一个类似靖国神社的台湾神宫。Jq4历史春秋网

乙未战争又称乙未之役,意指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清朝于公元1895年被迫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帝国时,所发生的一连串台湾人民反抗日本统治的大小战役之总称,同时也是台湾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

120年前的那个甲午:满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一败涂地,签订《马关条约》,对日赔款两亿两白银,割让台湾及澎湖列岛,丧权辱国。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日本有大大小小无数的神社,神社是分等级的,供有众多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是全国性的大神社,而供奉天照大神与天皇的则称为神宫。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895年,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将我国台湾割给日本。日本派两支部队侵入台湾,一支由首任台湾总督桦山资纪带领。另一支是近卫师团,由皇族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带领。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是明治天皇的堂弟,近卫师团登陆后,攻占了台北和新竹,一路实行焦土政策。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日本的残暴并没有削弱台湾爱国军民的斗志。1895年5月底,近卫师团在新竹大肚溪畔,遇到黑旗军和当地百姓组成的义军拼死抵抗。日军死伤惨重,无法渡河,相持到10月28日,身为师团长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终于坐不住了,冒着危险亲自去寻找渡河点,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到河边察看,这时,从河对岸飞来的一发炮弹不偏不倚就在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身边爆炸,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身受重伤,不久便一命呜呼,时年49岁。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是历史上首位在侵略战争中阵亡的日本皇族,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死后,日本政府宣布日军近卫师团司令官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因疟疾死于台南。依日本政府的说法,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是病死在台南,但他的墓志铭却说他死在东京。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台湾史学研究者黄荣洛花了两年的时间,寻找文献考据,发现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确实在新竹中弹死亡。在台北的桦山总督接到恶报,认为如果实情泄露,日军颜面尽失,决定采取保密措施。桦山总督为了隐瞒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之死,决定以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的弟弟伏见宫为替身,继续南下,伏见宫到了彰化,也差一点被炮弹炸死,到了虎尾又受到义军猛烈攻击险被义军杀死。在驻军嘉义时,伏见宫因义军刺客用长柄采槟榔镰刀勾颈而落马受伤,被担架抬到台南。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被杀后,日军展开大报复,不论男女老少见当地人就斩杀。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q4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死亡的日期为10月28日,被日本人定为国祭日,全台湾放假一天。日本政府还决定在台湾建立神社,将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作为神来祭祀,1901年,神社在台北圆山建成,约52647平方米,名为台湾神社,这是日本人在台湾建成的第一座神社。台湾神社属于最高等级的大社,由日本皇室奉献布帛、金钱、酒食之类的供品。1944年增祀天照大神,改名为台湾神宫。此后,日本有计划地在台湾推行神道教,建立了许多神社。

大奖888手机版登陆 1

消息传来,举国哗然,群情愤慨,全台民众“暴闻轰雷,惊骇无人色
,奔走相告,聚于市中,夜以继日,哭声达四野”。台北人民鸣锣罢市,群众拥围
抚署,高呼口号:“宁战死失台,决不拱手而让台!”。户部尚书翁同、湖广总
督张之洞等朝廷重臣也表示反对割台,时任台湾巡抚的唐景崧也多次上奏,指出割台的极大危害性
。台湾在籍户部主事丘逢甲,三次刺血上书,痛陈割台危害,希望政府能废约再战。但清政府为了自保,概不接受。

1/3 123下一页尾页

大奖888手机版登陆 2

就在这年的五月,日军侵占基隆、台北、淡水等地,并于台北成立以桦山资纪为首的日“台湾总督府”。

1895年5月10日,萨摩藩所属海军中将桦山资纪被擢升为大将,并受命为台湾首任总督,负责台湾交接军政大权。同年5月24日,桦山自广岛宇品港启程,准备前往台湾与清朝处理“交接台湾”事宜。从伊藤博文亲拟的《该岛接收事宜》训令信件显示,日本的原本接收台湾态度为:令清朝兵员尽速离台并于撤离之前全数缴械,并要求清朝官员和平移交公务文件。不过于启程前的5月21日,桦山得知台湾部分官民积极备战后,心知和平接收台湾已不可能,于是随即派常备舰队赴冲绳监视台湾敌情。另一方面,他更指派驻于旅顺大连,本预计攻击北京的近卫军团转进台湾。

台湾北部沦陷后,台南民众推举时任台湾帮办的刘永福领导抗战。受台民重托后,刘永福周密部署台中、台南战守,以黑旗军等清军
二万余人,守高雄至台南一带海口及内陆要地;以各地自动组织起来的抗日义军及清军一部,守湖口、新竹、苗栗一带,抗击日军南侵。

近卫师团是日本天皇亲卫军,团长是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近卫军团其中的7000余名兵力在1895年5月27日与桦山总督于冲绳会合后,5月29日遵照桦山“登澳底,攻基隆,占台北城”指示,登陆澳底,并在遭到小幅度抵抗中,于6月3日下午攻取基隆制高点狮球岭炮台,6月11日因鹿港商人辜显荣之助进驻台北。另外,6月初起,近卫兵团则将没参加任何战斗,自行聚集于淡水的数千名原清国兵士,分数梯次遣返回中国大陆。

大奖888手机版登陆 3

约在1895年6月2日,中国全权代表李经芳与台湾总督桦山在日舰横滨号完成台湾交接。不久,基隆被日军攻陷的台湾民主国,内部发生纷乱。华兵广勇多不能战,而该国总统唐景嵩与统领丘逢甲分别乔装与卷款逃离台湾前往厦门,至此,乙未战争胜败之势渐趋明朗。

不久,三千多日军,分东西两路南犯大湖口、新竹。新竹、苗栗义军首领吴汤兴、徐骧、姜绍祖等率部顽强抵抗后撤离新竹。义军又分三路反攻,因消息走漏,未能成功,姜绍祖被俘自杀。

1895年5月29日至1895年6月18日止,此战争的两方正规军交战告一段落。此阶段,清兵及台湾民主国辖下兵勇,共约3000名余名正规军参与战役,战死者不下200人。日军因为装备新颖,实际伤亡并不多,其中,实际参加战役的4000余名近卫军团中,死亡大约只有7名,受伤者25名。不过这段时间,日军水土不服,因为霍乱疟疾死亡者,远比这阵亡的这数字多很多。

日军迅速攻占尖笔山、苗栗,渡大甲溪南侵,黑旗军乘其不备,突起猛击;日军败退北岸,又遭徐骧伏兵截击,日军落水溺死无数。

1895年6月14日台湾总督桦山资纪自基隆乘火车入台北大稻埕(但事实上铁路因战乱已近不堪使用,行驶数里后即遣夫后推)。6月17日,桦山总督于设于清国原“布政使衙门”的总督府举行台湾“始政式”。

两个月后,日军主力才攻进大甲溪,义军退守彰化。

始政式后,1895年6月19日近卫师团派出拥有数千名的“混成支队”下攻桃园、新竹,本以为会如之前战况顺利,但是在6月22日前锋部队占领新竹城前后,却意外遭到此区域台籍客家人的游击式的“壮烈反抗”。

在彰化东侧的八卦山,各路义军三千六百多人同敌展开激战,吴汤兴英勇战死,八卦山失陷。

1895年6月24日至6月26日,以胡嘉猷、吴汤兴、姜绍祖、徐骧为首的客籍义勇军首先在平镇、湖口、龙潭间伏击日军,获得某些进展。随后于7月9日,并在新竹城制高点十八尖山与近卫师团展开激战。因为兵力装备悬殊及军士素质参差不齐,在姜绍祖战死后,吴汤兴领导的客籍义勇军于7月23日退居苗栗。

日军相继侵占台中大部分地区。

1895年8月8日,从日本获得增援兵力的近卫师团,由北白川宫能久亲自领军,直指北台湾与中台湾的孔道城镇-苗栗。在猛烈炮击苗栗尖笔山,歼灭200名台湾民主国兵士后,随即该师团于8月14日进占苗栗。自此台湾民主国,以客家人为主的北台湾反抗,终告结束。

刘永福组织反攻,收复了部分失地,并围攻彰化,但因清政府封锁台湾,粮饷断绝,义军伤亡日增,处境越来越艰难。

这阶段,台湾民主国除了台籍客家人主要游击力量之外,亦有以苏力、苏俊、陈小埤为主的三角涌义勇军。他们在台北附近对日军的后勤与军夫部队展开一连串袭击。1985年,7月12日近卫师团特务曹长樱井茂夫率领运粮船队在三角涌隆恩埔附近,遭到三角涌义勇军的攻击,全军覆没。也因这些反抗,让本来以“军事目标”为主的总督府与其日军在“良、匪难辨”情况下,不得不于7月下旬开始在桃园,中坜,甚至大汉溪流域,实施所谓“无差别扫荡”的焚村与杀害平民事件。(野口胜一,《风俗画报之台湾征讨图绘》,1895,东阳堂)

不久,日本陆续派出的援兵抵台,四万日军分三路进攻台南,都遭到义军顽强抗击,近卫旅团长山根信成少将和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亲王相继毙命。

1895年8月23日日军的近卫师团进占台中南部的大肚市街。另一方

日军攻陷嘉义后,徐骧在曾文溪激战中壮烈牺牲。

面,吴汤兴、徐骧、黎景嵩会合吴彭年、严云龙率领的“黑旗军”共数千名兵士除据彰化城。此外,台湾民主国方面,另有400名兵士利用彰化八卦山炮台,首度使用重武器的大炮炮击进驻于大肚溪对岸的近卫师团。

由于粮弹告罄,义军溃散,台南失守,刘永福不得不内渡厦门。

1895年8月27日,日军开始零星炮击八卦山。于29日半夜发动进攻,历经八小时,29日上午八时日军宣告胜利。这是乙未战争最大的正面会战,此称八卦山之役。此战役台湾民主国统领吴汤兴、将领徐骧、吴彭年、严云龙皆力战阵亡。

至此,日寇控制了整个台湾省。

首因瘴疠造成日本近卫师团的严重死伤,又因加上台湾民主国新任总统刘永福坐镇台南凤山间的威胁,日军再增派援军第二师团及混成第四旅团分别于台湾最南端阿猴枋寮与嘉义布袋嘴登陆。经过稍作歇息,上列两支援军加上近卫师团,1895年10月3日,日军开始分别于三方向进占台湾南部各城。其中近卫师团在浊水溪遭到简义率领的民兵攻击,混成第四旅团在布袋、盐水遭到义勇军的袭击,另外,第二师团于进攻南部据点打狗、凤山时,也在茄苳脚及该两城巷战中,遇到小部份抗拒且造成百名兵士伤亡。另外在此阶段,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与山根信成少将也接连因为热病相继弃世。

尽管武装反割台斗争失败,但却给日军沉重打击。据日本官方公布的数字,在台湾被击毙和病死的日本官兵,包括北白川能久亲王和山根少将在内,共四千八百余人,重伤者五百余人,另有二万一千余人回国治病,五千二百余人留台治疗,总计损失三万二千余人,占侵台总人数的一半以上。

乙未战争诸多战事中,除八卦山之役之外,以台湾南部六堆地区的客家义勇军抗日活动最具规模,在台湾南部六堆客家义勇军总共与日本军队发生2次大规模战役,一为步月楼战役、另一为火烧庄战役。

日军损失的兵力比甲午战争还多出二倍。

公元1895年10月11日,由日本乃木希典大将率领的台湾远征军第二师团约7930人,从枋寮登陆往东港行进,沿途虽有台湾民主国所属正统军零星抵抗,直至行经茄苳脚遇到由左堆总理萧光明带领的六堆客家义勇军之左堆军才真正受到剧烈战斗,此冲突也是该军团首遇激烈战役,此役即为步月楼战役,此役为台湾南部六堆客家义勇军与日军发生之首次大规模战役。于茄苳脚巷战中,六堆客家义勇军左堆军因不敌日军的武力优势,最后以茄苳脚的萧家古厝步月楼为最后防线奋勇抗日,但因六堆客家义勇军之左堆军等不到六堆客家义勇军其他各堆客家军支援之前,即不敌日军强势武力,孤军奋战直至翌日丑时,日军攻陷茄苳脚,步月楼战役终告结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于步月楼战役结束之后,日军第二师团为免六堆客家军其他各堆军的侵扰而耽误日军包抄台南城之日程计划,故留下少数兵力牵制六堆客家军其他各堆军,其余大部份主力军力继续按照原定攻击行进路线(枋寮–>;东港–>;凤山城–>台南城)挺进包抄台南城,并于1895年10月12日占领东港、10月16日攻陷凤山城之后,继而如日军原定计划继续北上包抄台南城。

1895年10月18日,日本近卫师团、第二师团与混成第四旅团皆抵达台南城近郊,形成三方包抄形势,台湾民主国第二任总统刘永福在得知台南城被三面夹攻,已知大势已去,当日军准备以两师团之兵力围攻台南城之际,1895年10月20日,刘永福化妆为老妪,连同20名随从由位于台南城总统行馆赶至台南安平港,并先藏匿在中国籍戎克船船舱内,隔日随即改乘转搭英国籍商船「塞里斯轮弃职逃亡到厦门。在刘永福弃职逃亡后,台南当地士绅便循台北模式推举英国牧师巴克礼请求日本军队和平进城协助维持秩序。10月21日日军第二师团山口素臣少将首先领军进入台南城,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顺利进入台南城,此情此景犹如当初进入台北城的翻版,至此台湾民主国亡。

在于日军进占台南城,台湾民主国亡后,1895年10月26日,日本军司令部下令第二师团接替近卫师团担任大肚溪以南的守备任务,由第二师团负责台南、凤山、恒春守备队,混成第四旅团负责彰化守备队,在于改由第二师团接手担任攻击守备的主力部队的2天后,10月28日日本政府宣布日军近卫师团司令官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因疟疾病死于台湾台南的消息(对于此日本官方对于能久亲王病死的说法,台湾父老陈述却都否认日本政府的此项说法)。11月13日日本近卫师团从台湾南部打狗港离台返日。

1895年11月9日,第二师团与近卫师团完成守备任务交接后,因台湾南部六堆地区仍常有较大抗日活动,第二师团即命令第三旅团凤山守备队消弭台湾南部之六堆抗日势力,日本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凤山守备队于11月26日在火烧庄遭遇到更大规模抵抗,六堆客家义勇军与日本第二师团终于爆发台湾南部第二次大规模战役,即长兴会战,也是乙未战争中客家人抗日的最后一场战役。此战役由六堆大总理邱凤扬亲率六堆客家义勇军3000余人于火烧庄奋勇血战日军1万大军至翌日午时,六堆客家义勇军因不敌日军火烧攻势及强大武力而战败,此役全庄被日军火烧殆尽死伤惨重,此役又称火烧庄战役,也因乙未战争的最后一场战役火烧庄战役战败,台湾人民抗日的乙未战争也随之终告落幕。

有关乙未战争记载,因为台湾民主国的资料匮乏,史料通常来自日中两国的相关文献。在此文献,两者资料常有所出入或欠缺客观性。不过总体来说,这场台湾史上最大的战役,其规模与影响是难以忽略的。不算1895年3月底登陆澎湖的混成支队,光是进攻台湾本岛,从登陆澳底开始到同年10月完全占领台南城止,日本军就共出动了近卫师团与第二师团两大师团合计3万7千余人,马匹7千头,其中还不包括军夫与后勤预备部队。另一方面,台湾民主国正规军也前后出动约3万3千人,民间乡勇与反抗军数量,则无所从估算。战争结果,日军不含军夫战死160名,病死达4600人,其中还包含领军的一亲王及一少将。而台湾方面,在这场战争中不但折损不少将领,包含被日军“无差别扫荡”波及的平民,伤亡的民与兵更是难以估算。经草估,约至少有在14000人以上。

由于无法台湾人民群众激烈抵抗,日本对台湾实施高压的军政。这现象迟至大正年间才有所改善。另一方面,台湾自主与反日势力并没有因为战争落败后,完全平息。以“保家”重于“卫国”的台湾民间反抗,不但出现在1895年的反扑台北城动乱,更在后续的二十年间的日人统治下,陆续出现。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