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那个俊男潘安,山涛在皇上面前说

图片 1

图片 2

俊男潘安

潘安(247年―300年),即潘岳,字安仁,西晋著名文学家。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推荐的历史名人潘安的故事,希望各位看官能感兴趣哦。


郑州古时候多美女,《诗经郑风》就写出了男人在郑都东门外见到众多美女的惊讶和赞叹。那可是笑靥灿然、缤纷照眼。可是你知否,郑州还出俊男,你或许会笑,咱翻翻尘灰蓬蓬的《晋书》,上面说,这俊男在洛阳走,洛阳你知道,当时的首都,有话洛阳女儿好颜色,也是美女如云的地方,美女一多就互相当镜子照,照自己也照他人,互相照着的时候,就照见了这个俊男,就为之癫狂不已,忘掉礼教矜持,跟着搭话说笑,还联手相拥,把个俊男围在中间,向他投掷花果,俊男少见这个阵势,善意笑着逃离,回去的时候,车上已经是满满的花果。这件事情,若果不是当时传得到处都是,也不会进了严肃的史书。这个人就是潘安。
潘安从洛阳这么一走,就走成了大众情人。有个叫左思的,就是那个因写《三都赋》而洛阳纸贵的人,一直觉得自己很男人,听说了潘安的好事,也想上街走一走,走是走了,却没有得到什么花果,而是一群韵香味艳的唾沫。左思好懊丧,左思右想去了。还有个张载,因写《剑阁铭》,晋武帝派人镌石的那人,也想上街一试,却是被一群小儿用瓦片和石子撵了回来。两人上演了一场男版的东施效颦。这世界是个世俗的世界,花遇蝶的感觉和花遇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左思、张载,文章上得了市面,人却容不得街景。这件事依然传得满洛阳,就又传到了《晋书》上。
俊颜也是会影响他人的,这里有着说不清的问题,其中可能就因妒忌而开罪什么人。有个人就现出了不满,这个人叫山涛,就是竹林七贤中那个被嵇康写绝交信的山涛山巨源,山涛在皇上面前说:潘安之美,并不是真美,是他化装化的。然后给皇上献计,在烈日炎炎的夏天,宣潘安穿冬衣上朝,必然见分晓。潘安急匆匆换上冬天的朝服,顶着烈日在殿外等旨面君。等了很久皇上才召见,这时的潘安早已汗流浃背,脸上被汗一冲,愈加玉色凝脂,粉里透红,哪有什么粉妆。皇上龙颜大悦,极赞潘安的美是空前绝世。山巨源又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源流。

有人说,潘安不就那么一张脸?非也,潘岳不仅长了张锦绣皮面还写得一手锦绣文章,很早就名冠乡里。潘安祖父名瑾,做过安平太守。父亲名芘,曾是琅琊内史。这么好的条件,他十二岁就能诗作文,被乡里称为奇童,二十岁就写出着名的《藉田赋》。
潘安大名潘岳,字安仁,人家叫着潘安仁的时候,或许就把那个仁给省了。《文赋》将他与陆机齐名,潘陆就是潘安和陆机。梁钟嵘《诗品》将潘安作品列为上品,并有潘才如江的赞语。潘安的《西征赋》、《秋兴赋》、《寡妇赋》、《闲居赋》、《悼亡诗》都是诗赋中的名篇,流传后世有《潘黄门集》。
说归说,人们知道的,还是那个俊男潘安。中国历史几千年,潘安始终稳固着大众情人的民间地位。不都这么说吗:才比子建,貌若潘安,才比宋玉,貌似潘安。再有,《金瓶梅》中王婆总结出完美男人的五项指标,第一点便是要貌若潘安。王实甫的《西厢记》里便以潘安代张生:看你个离魂倩女,怎发付掷果潘安
。现在的黄梅戏《女驸马》,还有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原来纱帽罩婵娟的唱词。
潘安小名檀奴,后世文学中,檀奴、檀郎、潘郎都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词。韦庄《江城子》中有词: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李后主《一斛珠》中言道:嚼烂红苹,笑向檀郎唾。都够骚艳的。
可见潘安貌对于审美的影响,潘安已成为千年来俊男的代称。

历史名人潘安的故事:

郑州古时候多美女,《诗经郑风》就写出了男人在郑都东门外见到众多美女的惊讶和赞叹。那可是笑靥灿然、缤纷照眼。可是你知否,郑州还出俊男,你或许会笑,咱翻翻尘灰蓬蓬的《晋书》,上面说,这俊男在洛阳走,洛阳你知道,当时的首都,有话洛阳女儿好颜色,也是美女如云的地方,美女一多就互相当镜子照,照自己也照他人,互相照着的时候,就照见了这个俊男,就为之癫狂不已,忘掉礼教矜持,跟着搭话说笑,还联手相拥,把个俊男围在中间,向他投掷花果,俊男少见这个阵势,善意笑着逃离,回去的时候,车上已经是满满的花果。这件事情,若果不是当时传得到处都是,也不会进了严肃的史书。这个人就是潘安。

潘安从洛阳这么一走,就走成了大众情人。有个叫左思的,就是那个因写《三都赋》而洛阳纸贵的人,一直觉得自己很男人,听说了潘安的好事,也想上街走一走,走是走了,却没有得到什么花果,而是一群韵香味艳的唾沫。左思好懊丧,左思右想去了。还有个张载,因写《剑阁铭》,晋武帝派人镌石的那人,也想上街一试,却是被一群小儿用瓦片和石子撵了回来。两人上演了一场男版的东施效颦。这世界是个世俗的世界,花遇蝶的感觉和花遇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左思、张载,文章上得了市面,人却容不得街景。这件事依然传得满洛阳,就又传到了《晋书》上。

俊颜也是会影响他人的,这里有着说不清的问题,其中可能就因妒忌而开罪什么人。有个人就现出了不满,这个人叫山涛,就是竹林七贤中那个被嵇康写绝交信的山涛山巨源,山涛在皇上面前说:潘安之美,并不是真美,是他化装化的。然后给皇上献计,在烈日炎炎的夏天,宣潘安穿冬衣上朝,必然见分晓。潘安急匆匆换上冬天的朝服,顶着烈日在殿外等旨面君。等了很久皇上才召见,这时的潘安早已汗流浃背,脸上被汗一冲,愈加玉色凝脂,粉里透红,哪有什么粉妆。皇上龙颜大悦,极赞潘安的美是空前绝世。山巨源又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源流。

有人说,潘安不就那么一张脸?非也,潘岳不仅长了张锦绣皮面还写得一手锦绣文章,很早就名冠乡里。潘安祖父名瑾,做过安平太守。父亲名芘,曾是琅琊内史。这么好的条件,他十二岁就能诗作文,被乡里称为奇童,二十岁就写出着名的《藉田赋》。

潘安大名潘岳,字安仁,人家叫着潘安仁的时候,或许就把那个仁给省了。《文赋》将他与陆机齐名,潘陆就是潘安和陆机。梁钟嵘《诗品》将潘安作品列为上品,并有潘才如江的赞语。潘安的《西征赋》、《秋兴赋》、《寡妇赋》、《闲居赋》、《悼亡诗》都是诗赋中的名篇,流传后世有《潘黄门集》。

说归说,人们知道的,还是那个俊男潘安。中国历史几千年,潘安始终稳固着大众情人的民间地位。不都这么说吗:才比子建,貌若潘安,才比宋玉,貌似潘安。再有,《金瓶梅》中王婆总结出完美男人的五项指标,第一点便是要貌若潘安。王实甫的《西厢记》里便以潘安代张生:看你个离魂倩女,怎发付掷果潘安
。现在的黄梅戏《女驸马》,还有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原来纱帽罩婵娟的唱词。

潘安小名檀奴,后世文学中,檀奴、檀郎、潘郎都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词。韦庄《江城子》中有词: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李后主《一斛珠》中言道:嚼烂红苹,笑向檀郎唾。都够骚艳的。

可见潘安貌对于审美的影响,潘安已成为千年来俊男的代称。

历史名人潘安的故事:潘安审猪

中国古代第一美男、晋朝大文学家潘安在怀县(今武陟县)当了一年县令之后,老百姓来县衙告状的几乎绝迹,三班衙役纷纷向潘安称贺,歌功颂德之声不绝于耳。潘安却冷静地说:老百姓的祖传信条是屈死不告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这条路。无人来告状,冤屈仍然在,表明我官当得不好,没有什么可庆贺的。从即日起,三班衙役下乡巡访,就地办案,重大冤情禀告本官裁决,功绩卓著者提拔重赏。

有一天,潘安化装成一位游方郎中,腰藏弹弓防身,手摇铃铛吆喝,走村串户,访察民情。潘安来到了宁郭驿,经过多方询问,得知村里有一个恶霸,名叫程虎,他倚权仗势,为富不仁,欺压村民,横行霸道,村中百姓对他恨之入骨,只敢在背地暗暗咒骂他。潘安决计要为民除去这个祸害。

潘安正在村西十字路口旁边的茶馆里喝茶歇息,突然发现一辆马车从北向南急急而来,一头母猪(muzhu)从东向西姗姗而去,马车躲闪不及,轧断了猪腿,大母猪(muzhu)顿时躺在地上,拼命嚎叫。赶车人吓得脸色煞白,慌忙刹住了马车,低声下气打听谁是猪的主人。四十岁开外、凶神恶煞的程虎闻讯赶来,二话不说,一手揪住赶车人的胸口,一手啪啪打了赶车人两个耳光,恶狠狠地破口大骂:你把眼睛长到屁股沟了,没看见您娘在你脸前走吗?赶车人一边擦着嘴角的鲜血,一边陪着笑脸表示情愿多加赔偿。程虎望着马车上满载的八斗缸和石二缸,嘿嘿冷笑说:俺家这头母猪吃食泼,窝头壮,两年能下五窝小猪娃,每窝都是十八头,它是俺家的聚宝盆、摇钱树,发家致富全靠着它哩。你这车和马,满车缸,全扣下也抵补不了我的损失,还得脱下你的大皮袄。这个三十多岁的赶车人哭了脸,苦苦哀求程虎高抬贵手。程虎狠狠踢了赶车人几脚,高声喝道: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我的话就是王法,你敢不听就捏死你!围观的人越聚越多,无人敢上前参言。潘安挤到程虎跟前,为赶车人讲情道:轧伤母猪,非人故意所为,得饶人处且饶人。按公平市价,照价赔偿与你也就是了。程虎骂潘安道:谁的裤裆破了,把你漏出来了,哪有你的说话权!此时正好有四名衙役闻讯赶到,同声高喊:县太爷在此,休得无礼!程虎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潘安在衙役们的护卫下,脱掉化装,扯掉胡须,洗净脸面,戴上官帽,换了官袍,一位光彩照人的美男县令就展现在了老百姓的面前。周围的女人们一听到美县令潘安在此,争相从四面八方涌来以求一睹潘安真颜。衙役们借来了桌椅,就地摆起了公民间故事堂。潘安传令地方来见,没想到地方竟是程虎。潘安只好按照官场规矩,让程虎在旁落座,协同办案。程虎连称得罪得罪。潘安却说:不知者不罪,我这县官还得依靠你这村官办案哩。

潘安在临时公堂上宣布:这场车祸的当事者是赶车人和老母猪双方,理应先审赶车人,再审老母猪,不偏不倚,当众公断。潘安喝问赶车人道:你放着三丈六尺宽的阳关大道不走,为什么把马车赶到人家的猪圈里轧伤了老母猪?赶车人连喊冤枉,说明案发现场就在十字路口,车马至今原地未动。潘安判道:十字路口不是猪圈,是用来行车走人的,不是用来养猪的,马车行走路线正确,赶车人无有过错,你赶车走吧。赶车人如逢大赦,磕头致谢,赶着马车如飞而去。

潘安接着开始审猪。他让衙役们将母猪抬到公案之前,猛拍桌子喝道:呔,大胆母猪!人有人路,车有车道,猪有猪圈,各守规矩。你不在猪圈里老实呆着,跑到十字路口有何公干?老母猪只是哼哼,当然说不出话来。潘安教训道:众所周知,娶得起媳妇管得起饭,养得起猪打得起圈。猪不在家里养,十字路口倒成了养猪场,像你这样猪仗犬势,横行霸道,叫人如何能过安定日子?潘安以审猪为名,对程虎一番痛骂,骂得程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走又不敢走,坐又坐不住,抓耳挠腮,不得安生。潘安下位来用脚踢了踢母猪问道:你可知罪?老母猪只是哼哼。潘安道:既无异议,且听夲官宣判。原想可怜于你,法外施恩;但公理安在,王法无情,判处立即斩决,以儆效尤,肉食分赠村中孤寡老人。程虎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想悄悄溜走,被潘安喝个正着。潘安微笑道:你我同为大小官员,当为百姓表率。母猪被斩,你也有治家不严之罪,理应重罚;若不治你,恐被百姓骂我官官相护。念你认罪服法,夲官从轻处理,罚你白银百两交付村里学堂助学,免去地方之职,再领取五十大板,以长终身记性。

程虎被五十大板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瘫在地上,不能动弹。周围群众人山人海,欢呼之声震耳欲聋,人人都夸潘安审猪审得真好,不光教育了养猪家户,而且为老百姓除掉了一个人人痛恨的大祸害。

关于潘安的成语典故:

掷果盈车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刘孝标注引《语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潘安人长得很美,驾车走在街上,连老妇人为之着迷,用水果往潘安的车里丢,都将车丢满了。

白发悲秋

潘安三十二岁仕途不顺、妻女病亡使他那密云般乌黑的秀发添了几缕银丝,当时正值秋天他借古人宋玉、贾谊悲秋的典故写下了《秋兴赋》,后因以潘鬓谓中年鬓发初白。唐李德裕《秋日登郡楼望赞皇山感而成咏》:越吟因病感,潘鬓入秋悲。明无名氏《石榴花题情》套曲:我为他只落得心焦无聊,这离情怎消,谩赢得潘鬓沈腰。

花县令

潘安做河阳县令时,,结合当地地理环境令满县栽桃花,浇花息讼甚得百姓遗爱。后遂用河阳一县花、花县等代称潘安,或喻地方之美或地方官善于治理。而这也是中国最早花样美男的出处。庾信《枯书赋》: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李白《赠崔秋浦三首》之三:河阳花作县,秋浦玉为人。地逐名贤好,风随惠化村。《桃花扇》家近洛阳之县,不愿栽花,该典故常用来形用为人潇洒、风流(注意不是男女的风流)。

金谷俊游

当时西晋开国第一开国功臣贾充的外孙贾谧权势滔天,贾谧喜好文学,开阁延宾。渤海石崇欧阳建、荥阳潘岳、吴国陆机陆云、齐国左思、中山刘舆刘琨等皆傅会于谧,号曰二十四友,其他人不得参与。这二十四个人占了当时文坛的十分之七。他们经常在巨富石崇的金谷园里饮宴作诗,故称之为金谷二十四友。

西晋惠帝元康六年(公元二九一年)征西大祭酒王诩要前往长安,石崇与众人在洛阳之河阳县金谷别墅设宴相送,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文人聚会,后人称之为金谷宴集,这次聚会和石崇所作的《金谷诗序》,后人王羲之效仿于是有了兰亭雅集和《兰亭集序》。金谷宴集中遂各赋诗,以叙中怀,或不能者,罚酒三斗。是酒宴上罚酒的鼻祖。

拙政园

被誉为中国园林之母苏州拙政园借用西晋文人潘岳《闲居赋》中筑室种树,逍遥自得灌园鬻蔬,以供朝夕之膳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之句取园名。

望尘而拜

《晋书潘岳传》中记载岳性轻躁,趋世利,与石崇等谄事贾谧,每候其出,与崇辄望尘而拜。翻译过来就是,潘岳性格浮躁,趋于势力,与石崇等谄事贾谧,总是等到贾谧出门,看到飞起的尘土就开始下拜。

潘杨之好

潘岳在政治和为官方面也颇有建树,而其对妻子杨氏的忠一和深情,他和妻子杨氏12岁订婚,相爱终身。杨氏在潘岳32岁时逝世,他为她写的悼亡词情谊真挚,缠绵无尽,并未再娶。更成为千古佳话,有潘杨之好的评价。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