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福带领黑旗车二百余人,刘永福已经一无所有

刘永福,字渊亭,汉族客家人,广西钦州人,祖籍博白东平,清末民初军事人物,原是反清的黑旗军将领,1883年率黑旗军参加中法战争,屡次大败法军。甲午战争期间,奉命赴台抗日,但最终失败。1895年5月25日台湾割让后,拥立巡抚唐景嵩为台湾民主国总统,自称大将军。同年6月自立为大总统。1917年1月病卒。
1866年,刘永福带领余部200多人同另支起义军首领吴鲲汇合,经过扩充整编,组建一个旗,刘永福被任为旗头。由于刘永福胆艺过人,重信爱士,深得部下爱戴和拥护,不久便成为吴鲲农民军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三哥头。刘永福着手操使士兵,整肃纪律,选择人才,统一军令。当时他扎营于归顺州安德圩的北帝庙,看见北帝庙神像旁边的周公像手执着一面绘有北斗七星图案,镶有狗牙白边的黑色三角旗,就仿造黑旗作为自己队伍的旗帜。从此以后,这支队伍就举黑旗作战,称为黑旗军。
中法战争
1873年11月20日,法国当局派安邺带兵180名和两艘炮舰突然轰击河内。刘永福见义勇为,挺身抗暴,亲自率军2000人,翻越宣光大岭,日夜兼程,南下抗法。12月21日黑旗军在河内郊外罗池与法军开战,击毙了法国主将安邺这个不可一世的战争狂人,其部属百余人也成了黑旗军刀下鬼,取得了诱斩安邺,覆其全军的罗池大捷。法军被迫退出河内。这是刘永福扞卫国疆,支援友邦抗法的首次战功。越王擢升刘永福为三宣副督,又赐印信一颗,文曰:山西、兴化、宣光副提督英勇将军印。以彰表功绩,并命刘永福扼守红河两岸。
1874年
8月,在兴化等地助剿黄崇英有功,获授正领兵官。越南王正式允许黑旗军在保胜设关收税,以补军用。同年10月,越南政府进剿黄崇英,命刘永福权充三宣副提督,督率四路大军。
1882年4月,法国又进攻越北,直窥我国云南。刘永福率黑旗军三千人。两军相遇于河内西面的纸桥,刘永福见敌人在武器上占优势,决定采用伏击战,取得纸桥大捷。越南国王晋升刘永福为三宣提督,一等男爵。
1883年农历三月初八,唐景嵩同志作为天朝派来的联络员进驻黑旗军,成了刘永福的军师,为其出谋划策可以说:这是黑旗军从流寇成为正规军的第一步的开始而且让刘永福欢欣鼓舞的是:唐景嵩给他带来了可以恢复他和他的部队大清国国籍的确定回答天朝宽大为怀,凡我华夏子孙,但能御外侮,卫国疆者,皆是大清的好子民。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8月,清政府正式对法宣战以后,收编了黑旗军,授予刘永福记名提督。1883年法国国会任命李威利为总司令,率领法军2000人先后攻占河内和南定。接着又分兵进犯越南国都顺化及北宁、山西。刘永福满怀为越南平寇,为祖国屏边的宏愿,于5月6日率领黑旗军3000人挺进河内,发挥近战、夜战的优势,诱敌深入,使法兵腹背受敌,陷入重围。这一仗打死李威利及以下军官30多名,打死法兵200多名,夺得军械弹药无数。这就是举世闻名的纸桥之役。越王为了表彰刘永福纸桥大捷的军功,晋升他为三定提督,加赐一等义勇男的爵号。
1883年取得纸桥大捷。中法战争爆发后黑旗军在越南的山西等地抗法,翌年,刘永福接受清政府给的记名提督头衔,成为清朝的官员。
1885年,清政府为了逼刘永福率部回国,一个月内就连下九次上谕,采取胁迫利诱,恩威兼施的手法,赐予刘永福依博德恩巴图鲁和三代一品封典的荣誉。
1885年8月,刘永福被迫率领黑旗军三个人从越南保胜启程入云南省文山县南溪,于同年10月,刘永福率3000黑旗军入关回国,清政府下令将黑旗军裁减大半,只留1200人。
1885年正月,黑旗军在左育与法军援师血战,予敌重大杀伤后败溃。同年刘永福回广西博白祭祖,慈禧太后赐福字大匾挂于华尖岭刘家祠堂。
1886年4月,任刘永福为南澳镇总兵。此后,黑旗兵又被历年裁撤,最后只剩300余人。
1886年春清政府委任刘永福为闽粤南澳镇总兵。 1887年
5月,调署碣石镇总兵。8月任职。 赴台抗日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政府命刘永福赴台帮巡抚邵友濂办理防务。8月,刘永福率黑旗军赴台北,后又奉命驻守台南,并先后在潮汕、台湾等地招募新兵,将黑旗军扩充至八营,决心为保卫台湾血战到底。
1895年4月,清政府战败求和,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把台湾、澎湖列岛割让日本。为了迫使台湾人民投降,日本派北白川能久亲王率领日军主力近卫师团,于5月27日从冲绳出发,分兵两路进攻台湾。其中一路日军从貂角强行登陆,攻占基隆。接着,又进犯台北。巡抚唐景崧等人畏日如虎,纷纷逃回大陆。6月7日台北被日军攻陷。这时刘永福在台南发出联合抗日的号召,表示为保卫国土万死不辞,纵使片土之剩,一线之延,亦应仓促,不命倭得。6月28日,台南地方绅民推举刘永福为台湾民主国总统,领导抗日斗争。刘永福坚持不受,仍以帮办之职,统率防军与台湾义军抗敌保台。
1895年8月中旬,战争转入台中。为了保卫彰化,黑旗军和台湾义军在大甲溪一带同日军展开激战,取得全胜,缴获日军枪械甚多。后来,日军不甘失败收买奸细带路,偷袭黑旗军后路,大甲溪遂为日军占据。大甲溪失守后,日军步步进逼,攻占台中等地。刘永福被迫率军退守彰化。
1895年8月28日,日军以强大兵力进攻彰化城北的八卦山,黑旗军和义军与日军展开肉搏战,击毙日本号称最精锐的近卫师团一千余人,打死少将山根信成。在这场悲壮的血战中,义军首领吴汤兴中炮牺牲,刘永福部将吴彭年英勇战死。刘永福黑旗军的精锐七星队三百余人也壮烈殉难,彰化失守。尔后,云林、苗栗亦相继沦陷,接着嘉义告急,刘永福命令黑旗军统领王德标迅速率领所部七星队北上增援,又派部将杨泗洪率黑旗军各营及各地义军密切配合,并亲赴嘉义前线坐镇指挥。由于黑旗军与义军的英勇善战,在刘永福的指挥下,各路义军协力作战,此役获大胜,杀敌近千人。并相继克复云林、苗粟、反攻彰化。但黑旗军和义军在连续苦战之后,断晌缺械,刘永福派人回大陆求援,清政府不但不予救济,反而将内地募捐援台款项强烈扣留,并下令严密封锁沿海,断绝对台增援。刘永福痛心疾首,发出内地诸公误我,我误台民的悲叹!
1895年9月11日,日本又派第二师团增援台湾。嘉义一战,日酋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中将重伤毙命。10月15日,日军进攻台南东南的打狗港。刘永福的养子刘成良率军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后来守卫炮台的兵士饥饿不能战,刘成良率部退守台南。这时,据守曾文溪的黑旗军和义军将士,与进攻的日军展开白刃格壮举,孤军不敌,台南最后一道防线失守。
1895年10月18日,刘永福召集部将会议,商讨战守之计,未得结果,次日,日军大举进攻安平炮台,刘永福亲手点燃大炮,轰击敌舰。当晚,日军攻城益急,城内弹尽粮绝,在艰苦的恶战中,士兵筋疲力尽,至不能举枪挥刀。当时城内大乱,刘永福欲冲回城内,部属极力劝阻。刘永福见大势已去,仰天捶胸,呼号哭说: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当天深夜,刘永福带领养子刘成良等十多人乘坐小艇,然后搭上英国商船迪利斯号内渡厦门。21日台南陷落,台湾全境被日军占据。

1895年4月,请政府战败求和,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把台湾、澎湖列岛割给日本。为了逼使台湾人民投降,日本派北白川能久亲王率领日军主力近卫师团,于5月27日从冲绳出发,分兵两路进攻台湾。其中一路日军从貂角强行登陆,攻占基隆。接着,又进犯台北,这时,曾发誓死守台湾的巡抚唐景崧等人畏日如虎纷纷逃回大陆。6月7日台北陷敌,林朝栋亦相继逃命内渡。台中空虚,台南形势紧迫。刘永福在台南草拟《盟的书》,发出联合抗日的号召,表示为保卫国土“万死不辞”,“纵使片土之剩,一线之延,亦应全保,不命倭得”。6月28日,台南地方绅民推举刘永福为台湾民主国总统,领导抗日斗争。刘永福坚辞不受,仍以帮办之职,统率防军与台湾义军抗敌保台。

在越南老街,这里有一位被越南人民供奉的“圣人”,他就是在中国清末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斗争中极富传奇色彩的黑旗军统帅,民族英雄刘永福。

图片 1

1895年8月中旬,战争转入台中。为了保卫彰化,黑旗军和台湾义军在大甲溪一带同敌人展开激战。黑军在大甲溪南岸设伏狙击,静待日军靠岸,突然四出截堵、日军仓惶北渡,刚回渡至河中间,徐骧指挥义军猛烈冲杀,日军船只被打沉冲翻,纷纷落水淹死,岸上的日军四散逃遁。这一仗,抗日义军取得全胜,缴获敌军枪械甚多。后来,日军不甘心失败收买奸细带路,偷袭黑旗军后路,大甲溪遂为日军所占据。

法国的进一步侵略,改变了刘永福的人生轨迹,使他从一个客居越南的反清农民起义军领袖,转变为反抗外国侵略的民族英雄。

1885年3月23日,法军进犯临洮。刘永福联络奉命抗法的滇军和越南义勇队,共同阻击来犯之敌。鏖战一日两夜,敌军精疲力竭,死伤惨重,只得黑夜潜逃。刘永福挥师乘胜进击,连克临洮府和广威府等十余个州县有力地策应了东路抗法清军,转败为胜。冯子材在镇南关大败法军,还光复谅山、高平等重镇,扭转了战局,打击了法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但由于越南王朝和清朝政府腐败昏庸,同年4月19日宣布停战,前方将士忍气罢兵。

10月8日,日军又出动几万军队,兵临嘉义城下。嘉义是台南门户,周围多为平原,连丘陵地也少,地形不利于防守。深谙兵法的刘永福指示,守嘉义用智不用力,要多用伏击,埋设地雷,不要与敌人正面交战,于是王德标与徐骧在嘉义城外布下地雷阵。日军进攻时,他们只略作抵抗就退入城中。日军见此情景,以为黑旗军和义军失去斗志,因此下令在城外宿营,准备第二天攻城,哪知道半夜时分,地雷阵响成一片,700多日军在睡梦中便一命归天,埋伏的黑旗军和义军又冲杀出来,日本亲王北白川能久也身负重伤,不治死去。第二天,疯狂的日军全力攻城,日军的炮弹像雨点般地落到城外。黑旗军和义军奋勇抵抗,但终因敌人炮火猛烈,嘉义城被攻破,黑旗军和义军大部遇难,王德标和徐骧退守曾文溪。10月20日,日军进攻曾文溪,凭借优势装备和兵力,枪炮齐发。黑旗军和义军凭一腔热血与日军激战,大部壮烈牺牲。

刘家世代贫寒,为生活所逼,一再迁徙。永福青年时代,依靠堂兄弟在平福开荒种地过活。尽管永福身强力壮,为我所用膂力过人,但仍赤贫如洗,无法糊口。当时,清朝政治腐败,灾荒频繁,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洪秀全金田起义,群雄响应。刘永福兄弟于1857年蓄发加入天地会,投身于农民起义的行列,走上反抗压迫剥削的道路。最初刘永福在天地会首领吴凌云的部属郑三手下任先锋。他率部打垮巫必灵为首的地主武装,队伍迅速扩大。后来,清朝政府在围攻太平天国天京的同时,也加紧对广西农民起义军的“清剿”,吴凌云壮烈牺牲。1866年,刘永福带领二百余人同吴业终汇合,经过扩充整编,组成一个旗,刘永福被任为旗头。由于刘永福“胆艺过人,重信爱士”,深得部下爱戴和拥护,不久就成为吴亚终农民军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三哥头”。刘水福着手操练士兵,整肃纪律,选择人才,统一军令。当时他扎营于归顺州安德圩的北帝庙,看见北帝神像傍边的周公像手执着一面绘有“北斗七星”图案、镶有狗牙白边的黑色三角旗,就仿造黑旗作自为己队伍的旗帜。从此以后,这支队伍就常举黑旗作战,人们称之为黑旗军。

几次较量之后,黑旗军成了法军的眼中钉。8月中旬,法国调集大军,分三路进攻黑旗军。激战数日,尽管法军武器装备精良,黑旗军还是大败法军主力中路和左路。但就在此时,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法军乘机炸崩河堤,黑旗军营地被淹,损失惨重,只得退出怀德,转移至地势较高的丹凤。当月底,法援军三四千人、军舰11艘相继赶到,分水陆两路进攻丹凤,黑旗军腹背受敌,虽然毙伤法军多人,自己也严重受挫。经过几次战斗,黑旗军实力大减。12月中旬,中法战争正式爆发。黑旗军一直活跃在抗法前线,参加了越南境内的大部分战斗,一直是援越抗法的重要力量。1884年8月,清政府授刘永福为记名提督,并赏戴花翎,刘永福及其黑旗军正式得到清政府认可。

1894年7月,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台湾地位十分重要。清政府命刘永福赴台湾帮巡抚邵友濂办理防务。八月,刘永福率黑旗军赴台北,后又奉命驻守台南,并先后在潮汕、台湾等地招募新兵,将黑旗军扩充至八营,决心为保卫台湾血战到底。

日军攻占台中后,黑旗军和义军退到彰化。彰化城外的八卦山地势险要,是彰化城的天然屏障,黑旗军将领王德标率部和义军扼险据守,阻击日军。28日,日军主力向八卦山猛攻,守军居高临下,多次击退日军的进攻。日军又靠着汉
奸从后路偷袭,守军受到两面夹攻,但是顽强死战。这是日军入台后双方之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日军死1000多人。日军少将山根信成被打死。黑旗军和义军也死伤惨重,吴汤兴等将领壮烈牺牲。日军付出了重大代价才攻占了八卦山,接着攻占了彰化县城。

日军攻占曾文溪,立即调集海陆精锐部队,夹攻台南城。10月18日,刘永福召集部将会议,商讨战守之计,未得结果。次日,日军大举进攻安平炮台,刘永福亲手点燃大炮,轰击敌舰。当晚,日军攻城益急,城内粮尽弹绝,在艰苦的恶战中,士兵饥疲力尽,至不能举枪挥刀。当时城内秩序混乱,刘永福欲冲回城内,部众极力劝阻道:“各路倭兵大至,此城万不可守,请公去。”刘永福见大势已去,仰天椎胸,呼号恸哭说;“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当天深夜,刘永福带领刘成良等十人余乘坐小艇,然后搭上英国商船“迪利斯”号内渡厦门,21日台南陷落。台湾全境被日寇占据。

刘永福率领黑旗军与他们展开角逐,逐渐控制了安礼、高平、左大、六安、保胜等地。黑旗军“开辟山林,聚众耕牧”,自耕自养,保护百姓,使这一地区出现了“烽烟不警,鸡犬无惊”的安定局面,受到越南人民和政府的欢迎。越南国王也屡次颁发上谕嘉奖,说是“万民感激,朝廷倚若长城”。

1895年9月11日,日本又派第二师团增援台湾。在其海军的配合下,于10月8日,疯狂地进逼嘉义城。守将王德标在城外暗埋地雷,炸死日军七百多人。其余仓惶溃退,半路又被伏兵截击,死伤甚众,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中将亦重伤毙命。翌日,日军用大炮猛烈轰击,城墙崩塌,日寇拥入城中。王德标率领黑旗军和义军战士与敌人展开巷战,终因势孤力弱,只好退到台南曾文溪一带。

那时,正值中国社会发生剧烈的变化,在广西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太平天国起义。

接着嘉义告急,刘永福命令黑旗军统领王德标迅速率领所部七星队北上增援,又派部将杨泗洪节制前敌黑旗军各营及各地义军密切配合,并亲赴嘉义前线坐镇指挥。杨泗洪在嘉义附近推行“联庄法”,各路义军协力作战。因而连获大捷,杀敌近千人,并相继克复云林、苗栗,反攻彰化。但黑旗军和义军在连续苦战之后,断饷缺械,刘永福派人回大陆求援,清政府不但不予接济,反而将内地募捐援台款项强行扣留,并下令严密封锁沿海,断绝对台增援。刘永福痛心疾首,发出“内地诸公误我,我误台民”的悲叹!

从水手到农民军将领

刘永福举义之日,正值越南多难之秋,内忧外患,国无宁日。法国侵略者妄想把越南变成其殖民地,采用蚕食鲸吞的手段,不断发动侵略战争,强迫赔款割地。1867年法国侵略者强行侵占了越南的南半部之后,就疯狂地发动对越南北部进攻,梦想灭亡越南,进而从西南入侵中国,建立一个所谓“伟大的法兰西东方帝国”。那时,越南阮氏王朝“政令酷虐,民不聊生”弄得田园荒芜,衰微破败,面对法国的侵略,只好采取屈辱求和,妥协投降的态度。1873年11月,法国殖民主义急先锋堵布益企图以武力打通红河,搜刮我国云南矿产资源、开辟进入西南腹地新商路的阴谋受阻后,法国当局派安邺带兵一百八十名和两艘炮舰于11月20日晨突然轰击河内,越南总督阮氏知方奋起抵抗。但武器差劣,士气不振,不堪一击。法国侵略军配备有最新式的精良武器,诸如来福快枪、卡乞开司机关枪、开花弹大炮等。安邺命令轮流开机关枪扫射,发炮轰击城墙。阮知方的儿子阮林在城头被炸毙,阮知方受伤被俘,拒医绝食而死,以示不屈。越王迫不得己,派人分别往谅山和保胜请求清朝政府出兵援助。但清军无动于衷,只有刘永福见义勇为,挺身抗暴,亲自率军二千,翻越宣光大岭,日夜兼程,南下抗法。12月21日黑旗军在河内郊外罗池与安邺殖民军正式开战。法军按照步兵战术,排好一字雁队,分前后两排,前排鹅步持枪瞄准射击,后蹲跪填装弹药,轮番射击,交替前进。刘永福传令全军沉着应战,先派出一部分兵力,向左右两侧运动,猫腰跃进,迂回包围;接着又出动敢死队正面迎敌,接火后洋装败退,诱敌深入伏击圈。法军大摇大摆直上。黑旗军放下米袋,装上刺刀,霎时间伏兵四起,杀声震天,展开惨烈的血刃战,打得法军抱头鼠窜,败不成阵,争先恐后缩回河内城。黑旗军的先锋营吴凤典横冲直砍,如入无人之境,尾追安邺,击毙这个不可一世的战争狂人,其部属百余人办成了刀下鬼。这一仗缴获枪械百余枝,弹药一批,取得“诱斩安邺,覆其全军”的大捷。法军被逼退出河内,这是刘永福捍卫国疆,支援友邦抗法的首次战功。越王擢升刘永福为三宣副督,又赐印信一颗,文曰:“山西、兴化、宣光副提督英勇将军印”,以彰表功绩,并命刘永福扼守红河两岸。

在刘永福黑旗军的声威震摄下,日本侵略者不敢强战。为瓦解台湾抗日力量,日本以重金为诱饵,想诱使刘永福弃台内渡。但刘永福毫不动摇,表示“我奉命驻守台湾,义当与台湾共存亡”。

刘永福的晚年,仍关心国事,体恤民瘼。1907年,钦州三那群众在刘思裕的领导下,举行声势浩大的抗捐运动,刘永福对此予以同情和支持。1911年,刘永福加入同盟会,参加推翻封建王朝的反清斗争。辛亥革命胜利后,他应广东都督胡汉民的邀请,出任广东民团总长,不久辞职回家。1915年,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了亡国灭种的“二十一条约”,刘永福义愤填膺,拍电谴责袁世凯卖国求荣,并表示,如果日本逞凶,他愿以老朽之躯充当先锋,与宿敌决一死战。一九一七年一月九日,这位威名远振的反帝爱国将领溘然长逝。享年八十岁。

刘永福先投奔天地会首领吴凌云的部属郑三手下任先锋,后又先后投奔王士林、黄思宏等领导的起义队伍。由于他“胆艺过人,重信爱士”,大约二百名义军士兵成了他的铁杆追随者。1866年,刘永福又转投吴亚忠领导的起义军。因为曾梦到长髯老人称他“黑虎将军”,于是刘永福制七星黑旗为军旗,率领部下举行祭旗仪式,创建了“黑旗军”。

河内首战全胜,越南境内稍得粗安,推迟了法国殖民者并吞越南,觊觎中国的日程。但事隔十年之后,法国国会于1883年拨款五百五十万法郎作侵越经费,任命殖民头子李威利为侵略军总司令,率领法军二千人先后攻占河内和南定。接着又分兵进犯越南国都顺化及北宁、山西,局势岌岌可危。越军望风披靡,清军观望不前。刘永福满怀“为越南平寇,为祖国屏边”的宏愿,于5月6日率领黑旗军三千挺进河内,会同越军把河内城围得水泄不通,并且发挥近战、夜战的优势,诱敌深入,进行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先下令大刀队执行巧计引敌上钩的战术。法军冲杀出城,黑旗军大刀队纷纷扑地卧倒,速将预备好的猪血、朱砂涂在身上,假装战死。待法军呼啸而过后,猛然翻身跃起,使敌兵腹背受敌,陷入重围,枪炮已不起作用,被砍得人头滚地,鬼哭狼嚎。法军统帅李威利也被大刀队剁成肉饼。这一仗打死敌军七画将军总司令李威利和五画校官副司令韦医及以下军官三十余名,打死法兵二百多名,夺得军械弹药无数。这就是举世闻名的纸桥之役。越王为了表彰刘永福纸桥大捷的军功,晋升他为三宣提督,加赐一等义勇男的爵号。

据说,刘永福有一天上山砍柴,累了躺在石板上午睡。睡梦中,忽然走来一位长髯老人对他说:“这不是黑虎将军吗?怎么还在山林里隐伏,为什么还不出山?”梦醒后,刘永福下定决心,参加了反清起义军。这一年,他20岁。

1867年秋,清朝政府派广西提督冯子材调集重兵进剩桂西南农民军,拉网扫荡。农民军伤亡惨重,军需粮饷难以为继。加上这支队伍的首领关亚终、黄崇英及刘永福意见不一,只得分道扬镳,各自率领所部转移到越南。吴业终进入北宁后在清兵追击中牺牲;黄崇英盘踞河阳;刘永福带领黑旗车二百余人,从归顺州的波斗翻越崎岖的大岭进入越南苏圩。此后又不断扩展地盘,据有安礼、高平、左大、六安等地,直至把势力伸展到与云南隔河相望的保胜。并以保胜至河阳广阔的河谷平原和深山密林为根据地。“开辟山林,聚众耕牧”安定民心,自耕自养,积蓄力量。当时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盗匪猖厥,残害无辜。1869年,刘水福剪除了白苗土霸盘文义匪帮,此举深得当地群众拥护。1870年,刘永福又率部进剿称霸保胜的匪酋何均昌,恶战数月,终于消灭何匪,从而控制了保胜附近十余个州县。接着又马不停蹄,乘胜进击,同勾结法国殖民者的黄崇英黄旗军进行激烈的战斗。黑旗军协同越军和清军三方面配合,“包围合击”,经过四、五年艰苦清剿,黄崇英部就歼。从此越南北圻出现“烽烟不警,鸡犬无惊”的安定局面。越南人民赞誉不绝,有口皆碑。

1873年11月,法国总督安邺带兵攻占河内,越南政府恳请刘永福帮助抗法。刘永福率黑旗军从驻地保胜日夜兼程,翻越宣光大岭,疾驰千里,突然出现在河内城外。安邺急忙出城迎战。黑旗军将士“奋勇向前,悉力攻敌,势极猛烈”,法军抵挡不住,丢下安邺不管,一窝蜂向城内逃去。黑旗军先锋吴凤典飞快赶上,斩杀安邺,夺回河内。这一仗,法军死伤数百名,余部龟缩在城边几个据点内,任凭黑旗军在外叫阵,再也不敢出战。于是刘永福下令扎长梯70架,准备强攻。但是,越南政府却急令刘永福撤军,接着与法国第二次订立《西贡条约》。这时,法国正值在普法战争中惨遭败绩,暂时无力进行大规模的扩张行动,于是宣布放弃北圻,越南则同意向法国开放红河航道。

日军攻占台北之后,随即南侵新竹。新竹内负崇山,外濒大海,为台中门户和战略要地。刘永福令副将杨紫云统率新楚军会同台湾生员吴汤兴、姜绍祖、徐骧等领导的义军据险而战,大量杀伤敌人。6月下旬,由于义军军械不继,粮食断绝,新竹陷入敌手。

进入19世纪80年代后,法国国内情况好转,再次加紧了对越南的侵略,目标是占领北圻,打开通向中国的陆路通道。1882年初,法国派遣海军上校李威利率军北上,于4月间再次占领河内,越南形势再度严峻起来。

法军惨败的消息传到巴黎,法国当局惊慌失措,但又不肯善罢甘休。任命孤拔为司令统率兵舰四艘,陆军三千,再次侵犯越南。他们分兵两路:一路由孤拔指挥,再度进攻国都顺化;一路由波特指挥,进攻北圻黑旗军。时值越王阮福时病殁,发生内讧,无力攘外。法国殖民者强迫越南政府签订卖国的《顺化条约》。刘永福面对法国殖民者野蛮的行径,义惯填膺,指出:殖民者“不独虐越,实欺中国”。立誓坚决“为中国捍蔽边疆”,“为越南剿平敌寇”。1883年夏秋之际,刘永福率部与法军进行了空前激烈的怀德之战。黑旗军武器差劣,新式的后膛快枪和开花弹大炮为数甚少,大部分是简陋的粉枪、急枪、铁炮,还有部分大刀、长矛。法国侵略军“船坚炮利”,一式全新的枪炮,水上还有铁壳舰。但经过一场恶战,波特还是吃了败仗。他为了挽回面子,使出了极其阴险毒辣,惨无人道的伎俩,深夜炸崩河堤,使怀德府方圆数百里顿成泽国。在这万分危急关头,越南群众撑来一批木船、竹筏,把黑旗军救护至地势高亢的丹凤。

尽管刘永福一家勤劳节俭,生活状况却没有什么好转。他17岁那年,由于贫病交加,父母亲和叔父在几个月内相继病故。埋葬完几位老人,刘永福已经一无所有,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只好借了一间茅屋暂时落脚。他白天出去做工,换口饭吃,夜里回到茅屋栖身,日子过得极为穷困。

刘永福在援越抗法战争中英勇不屈,身经百战,取得了辉煌战果,使法国侵略者和中国投降派极端仇视和不安,一心要把他剪除。清朝政府为了逼刘永福率部回国,一个月内就连下九次上谕,采取胁迫利诱,恩威兼施的手法,赐予刘永福“依博德恩巴图鲁”和“三代一品封典”的荣誉。越南人民得知刘永福要离越归国,远道赶来挽留。后来,黑旗军有部分人员不愿回国,留下来参加当地抗法义勇队;有部分人散落各地成为华侨或越籍华人。1885年8月刘永福带领黑旗军三千人从保胜启程入云南省文山县南溪,于同年11月抵南宁。清朝政府又以种种借口裁减了一千五百人。同年12月刘永福奉令带领黑旗军一千五百人顺水东下,直抵广州,扎驻于燕圹,又被张之洞裁减去一千人。最后黑旗军旧部在刘永福身边只剩三、四百人。1886年春清朝政府委任刘永福为闽粤南澳镇总兵。

援越抗法的先锋

10月15日,日舰进攻台南东南的打狗港。刘永福的养子刘成良率军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后来守卫炮台的兵士饥饿不能战,成良退守台南。

8月中旬,日军向大甲溪进逼,刘永福派黑旗军前往支援,他们商定沿大甲溪设伏,黑旗军埋伏在南岸丛林中,徐骧率领的义军埋伏在北岸丛林中。22日,日军进犯大甲溪,遭到黑旗军和义军伏击,腹背受敌,纷纷落水,死伤惨重。第二天,日军在汉奸的帮助下,从侧路抄袭,攻占了大甲溪,接着又攻占了台中。

刘永福是黑旗军的创建者,是农民出身的杰出军事家、政治活动家。在19世纪发生的援越抗法、中法战争和中日甲午战争中,率部与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战斗,建立了卓越的功勋,成为我国近代史上着名的民族英雄,为后世所景仰和垂念。

在吴亚忠领导的起义军中,刘永福开始展现出杰出的军事才能。他率领的黑旗军“英勇绝伦,每阵争先”,屡战屡胜,使敌人闻风丧胆。刘永福深得吴亚忠的赏识和器重,被任命为“左翼先锋前敌”。吴亚忠的实力也因此迅速扩大,成为当时广西地区势力最大的一支起义军。但是,随着太平天国被镇压,清政府得以腾出手来剿杀其他反清起义队伍,全国范围的起义浪潮走向低谷。在广西,清政府四面调集大军,围击吴亚忠起义军。起义军虽然竭力死战,多次打退清军的进攻,但清军人多势众,又有武器装备上的优势,起义军最后不敌,陷入困境。在此情况下,刘永福为了保存力量,率领黑旗军退入越南境内。

大甲溪失守后,日军步步进逼,又靠优势兵力攻占台中等地。刘永福的部将吴彭年率军退守彰化。8月28日,日军以优势兵力进攻彰化城北的八卦山。吴彭年带领士兵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击毙日本号称最精锐的近卫师团一千余人,打死少将山根信成。在这场悲壮的血战中,义军首领吴汤兴中炮牺牲,吴彭年英勇战死,刘永福黑旗军的精锐七星队三百余人也壮烈殉难,彰化失守。云林、苗栗亦相继沦陷,义军首领徐骧带领余部数十人杀出重围,退往台南。

刘永福入越时,正值越南北部地区盗匪猖獗,残害人民。

援越清军畏法如虎,苟且偷安相继退出北宁、山西、宣光等重镇,龟缩广西边境。1884年,法国派海军舰队突然袭击我国福建马尾军港和船厂,清朝政府被迫下令正式对法宣战。同年8月清政府封刘永福为记名提督并赏戴花翎。中法战争进入紧张阶段。刘永福先后派人回博白招募壮丁数百人扩充黑旗军。1885年1月黑旗军与援越清军包围了宣光法军。刘永福在离宣光十余里的左育驻扎重兵,并用竹排、木筏拦河拒守。断绝法军运送粮械接济。宣光守敌被围月余,成为瓮中之鳖,危在旦夕,遂向河内法国全权大臣寄信救援,说:“宣光被围,弹药将尽,速派兵援。”刘永福断定河内法军总部得悉,必派援兵,且取道左育,便选择在左育附近野茅丛生的大荒坡,埋下大批炸药,铺上草皮伪装坟墓,准备一举歼灭敌人。一天,法军援兵从太原向宣光张牙舞爪地冲来,待敌人进入伏击地段时,黑旗军拉发火引,一阵震天巨响,山崩地裂,硝烟冲天,法军被炸死炸伤四、五百人,其中军官二十多人,伪军死伤不计其数。法军吃了苦头,咬牙切齿施以报复,利用密集炮火轮番射击,组织兵力猛烈冲锋;宣光城内法军乘机反扑,黑旗军力不能支,宣光之围被解,黑旗军退守临洮。

日军占领台北后,丘逢甲率部南退,在新竹一带阻击日军,经20余日血战,最后弹尽援绝,丘逢甲欲自杀殉职,被部下拦住,不得已撤抵福建泉州。这样,台湾抗日的重任就落在了刘永福的肩上。在台湾民众的拥戴下,刘永福带领他们用极为简陋的武器,继续抗击日本侵略者。

八月底,波特又率领侵略军三、四千,配备军舰十一艘,大木船九艘,水陆两路进犯丹凤县。刘永福派黄守忠、邓士昌紧急带队前去迎敌,两军在堤围上发生遭遇战。基围内水深没顶,河堤狭窄,弹雨密集,法国兵舰又从江面发炮轰击,黑旗军前后受敌,形势靠常危急。刘永福派人向清军求援,但清军按兵不动,催促多次才派来两营兵力支援,调拨子弹一万发。双方血战三日三夜,黑旗军艰苦卓绝,不吃饭、不睡觉、不休息,而转守为攻。“是役歼灭法兵亦以千计”。正在这时,孤拔在东线战场不费吹灰之力攻陷顺化,强迫越南政府在《顺化条约》上签字生效,包括开放红河和割让保胜给法国,责令刘永福退兵。刘永福满腔怨愤,只好退守山西。

抗日保台的中流砥柱

这时,据守曾文溪的黑旗军和义军将士,在王德标、徐骧的指挥下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徐骧阵亡,王德标不明下落,台南最后一道防线失守。

就在英法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的同时,法国发动了侵越战争,迫使越南政府首次签订了《西贡条约》,割让边和、嘉定、定祥三省给法国。法国先是派驻总督,确立了在越南南部湄公河三角洲的统治。此后,法国军队继续向北推进,企图占领越南全境,并以越南为跳板,开辟侵略中国的新途径。

山西是越南北部一个军事要地。刘永福为了确保山西,收复失地,命令部属急造木排、竹筏拦江,截阻法军从河内来的兵舰;又部署在河岸修筑炮台。每隔十丈置一门铁炮;还抢修加固城墙和在周围筑起五重木棚,东、西、南、北四个门分兵把守,在城头上加强巡逻戒备。城内除黑旗军三千人外,还有张永清的清军和黄炎佐的越军。1883年12月11日,法军出动兵舰十二艘,板船四十艘,弹药车五百辆,水陆并进气势汹汹地向山西杀来。刘永福率领部众冒着枪林弹雨,沥血鏖战。但由于城外一炮台陷敌,西门城墙被法军炸塌,越奸阮廷润等叛国投敌,其余越军亦贪生怕死,穿上白衣,打开城门投降。协防的清军也望风逃遁。山西遂于12月26日沦陷。

刘永福天资聪颖,善于动脑筋,很小就学会了一些谋生的本领。五岁时,他就能自制钓鱼杆,在离家不远的小河里钓鱼,为自家的饭桌增添“鲜味”。13岁那年,他开始在船上当水手。做工之余,他仔细观察,非常熟悉何处水深,何处水浅,哪里行船安全,哪里行船危险。15岁时,他成了熟练的“滩师”。同时,他还拜一些武术高手为师,学得了一身好武艺。

刘永福原名建业,号渊亭,排行第二,俗名刘二,时人尊称为刘义,祖籍博白东平,生于防城小峰,长在上思平福。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台湾战略地位重要,刘永福被清政府派遣赴台湾帮助办理防务。到台湾后,刘永福率黑旗军驻守台南,先后在潮汕、台湾等地招募新兵,将兵力扩充至八营。

纵观刘永福的一生,他从一个反清斗士成为反帝骁将,为捍卫中国领土完整和维护民族尊严,先后同法国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战斗,屡建奇功,不愧为中国近代史上卓越的军事家、着名的民族英雄。

晚年的刘永福,仍念念不忘台湾。1915年,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了亡国灭种的“二十一条”。刘永福拍电谴责袁世凯卖国求荣,并表示,他愿以老朽之躯充当先锋,与宿敌决一死战。1917年1月9日,这位威名远振的反帝爱国将领溘然长逝。

刘永福原籍广西博白县,因家中贫穷不堪,他的父亲把家迁到广东钦州防城司属古森洞小峰乡。1837年,刘永福就出生在这里。后来,他们又举家迁移到广西上思州。

此时,黑旗军和义军不但兵力处在绝对劣势,枪械弹药也消耗殆尽,粮饷也极为匮乏。清政府自从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后,下令封锁沿海,禁止官员援助台湾的抗日斗争。刘永福一次次派人去大陆,好不容易募集到一些捐款,还被政府扣留。

1895年10月15日,日军进攻台南,刘永福驻安平炮台,策应城中守军。17日,日军大举进攻安平炮台,已届花甲之年的刘永福大吼一声,亲自开炮,击毙日军几十人。18日,台南城中弹尽粮绝,守军溃散。刘永福见大势已去,仰天捶胸,呼号恸哭:“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后来,在部将的劝说下,刘永福带着儿子和亲兵,搭乘一艘英国商船回到大陆,台湾的抗日斗争宣告失败。

中法战争结束后,刘永福被调回国,清政府任命他为南澳镇总兵,但对他并不放心,将他的黑旗军逐步裁减,最后只剩下三四百人。

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甲午战争以中国的失败而告结束,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屈辱的《马关条约》,把台湾、澎湖列岛割给日本。消息传出,立即遭到全国各界人民的强烈反对,台湾人民更是义愤填膺,他们举行集会,“鸣锣罢市”,坚决反对割让台湾。但是,无能的清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坚决抗议和反对,一方面下令台湾所有官员撤离台湾回大陆,一方面派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为“割台大臣”,前往台湾办理交割手续。

黑旗军大获全胜,越南政府为表彰刘永福的战功,任命他为“三宣副提督”,并破例铸了一颗“山西、兴化、宣光副提督英勇将军印”送给他,以示尊崇。

在台湾爱国绅士丘逢甲倡议下,台湾组织了以台湾巡抚唐景崧和丘逢甲为首的抗日政府,刘永福为大将军,共同领导台湾人民抗日保台。1895年5月底,日军分两路进犯,相继攻陷基隆、台北,曾信誓旦旦要誓死保卫台湾的唐景崧携带大量公款仓惶逃回厦门,使日军得以迅速占领台北。6月17日,日本在台北宣布成立台湾总督府,用以镇压台湾人民的反抗斗争。

面对法国殖民侵略的野蛮行径,刘永福发誓要“为中国捍蔽边疆”,“为越南剿平敌寇”。1883年5月,应越南北圻总督的请求,刘永福率黑旗军进抵距河内不远的怀德府,向法军下战书。李威利不敢出战,等待援军。援军到后,李威利率法军进攻纸桥以西黑旗军阵地。刘永福采用设伏歼灭的打法,部署先锋管带杨着恩、左营管带吴凤典、前营管带黄守忠等部严阵以待。法军在大炮掩护下分两路冲过纸桥,杨着恩奋勇迎敌,接着假装支撑不住,退到上安决村。待法军进村时,黄守忠、吴凤典率部突起夹击,经过3个小时的鏖战,黑旗军击毙李威利,法军死伤累累,余部退回河内。为表彰刘永福,越南政府授予他“一等义勇男爵”和“三宣正提督”之职。

越南当时是中国的藩属国,清政府有责任帮助越南维护国内稳定和抵抗外来侵略。但是,清政府内部意见不一。有的人主张与法一战,有的人主张放弃越南,有的人主张驻军越南北部边境,相机行事。其中,很多人提出招用刘永福的黑旗军。一方面,黑旗军英勇善战,能有效地遏制和打击法军;另一方面,清政府可进可退,黑旗军打败法军固然好,法军打败黑旗军则正好为朝廷除患。于是清政府决定资助刘永福抗法,使黑旗军在中法战争正式爆发前成为抗法的主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