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角眉梢都似恨,可见贺子珍和毛泽东之间的感情是多么的尴尬

天纵诗才的毛泽东一生当中写过大量的浪漫主义诗篇,其中有六首诗词是写给女性的。
第一首是《虞美人枕上》
是1921年写给夫人杨开慧的。杨开慧1901年生,湖南长沙人,1920年冬,同毛泽东在长沙结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湘区委员会负责机要兼交通联络工作。1930年11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1921年夏,毛泽东告别新婚不久的夫人杨开慧,与何叔衡悄然登船,东下上海,去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途中,夜间无法入睡,思念远方的爱人,写下了这首词。词曰: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94年12月26日《人民日报》。 第二首是《贺新郎别友》
写于1923年,也是写给夫人杨开慧的。1923年冬,在中共三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的毛泽东受党委派,离长沙赴沪转穗,去参加国民党一大。辞别夫人兼战友杨开慧时,他写下了这首词。词曰: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78年9月9日《人民日报》。
第三首是《临江仙给丁玲同志》
1936年12月写给女作家丁玲的。曾与杨开慧在岳云中学是同学的丁玲,1936年11月辗转到达陕西保安(当时党中央所在地)。那时,红军经过长征,遭受了很大的损失,缺乏人才,尤其缺乏知识分子。国统区着名女作家丁玲此时到来,便成为一件重要事情。中央宣传部在一个窑洞里召开了欢迎会,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等中央领导都出席了。丁玲感到意外温暖,后来她说,那是她一生中最幸福、最光荣的时刻。
这一年的年底,丁玲收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就是毛泽东的《临江仙》词,用军队电报拍发给前方的丁玲。词中表达了对于丁玲的高度赞许。词曰: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
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据考证,在毛泽东诗词中,题赠现代作家的只此一首。这首词最早发表于《新观察》1980年第七期。
第四首是《蝶恋花答李淑一》
1957年5月11日写给李淑一的。李淑一当时是湖南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师,杨开慧的好友。1957年春节,李淑一写信给毛泽东,谈她读了毛诗的感想,并附了一首她在1933年听到丈夫柳直荀(曾任中共鄂西特委书记)牺牲时写的《菩萨蛮惊梦》。毛泽东5月11日回信,并赋此词。词曰: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词中的杨柳指的是杨开慧和柳直荀。毛泽东在此词中以浪漫主义手法歌颂了为国赴死的先烈,与李淑一共同缅怀了自己的革命伴侣。
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58年1月1日湖南师范学院院刊《湖南师院》。
第五首是《七绝为女民兵题照》
1961年2月写给已参加民兵的女机要员小李的。1961年的一天,毛泽东的女机要员小李送文件到菊香书屋。这时,正站在窗前沉思的毛泽东忽然问她:小李,你参加民兵了吗?参加啦。小李回答。
女机要员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参加过民兵,从笔记本里拿出一张训练余暇时拍的照片给毛泽东看。照片上,小李剪着短发,白衬衣束进蓝色长裤里,右手扶着步枪,昂首站在一棵树旁,背景是明净的蓝天和远山。好英武的模样哟!毛泽东称赞道。
一会儿,毛泽东把手里的烟灰弹了一弹,对小李说:给我拿支笔来。他接过铅笔,顺手拿过一本看过的地质常识书,翻到有半页空白的地方,便在书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七绝为女民兵题照》:
飒爽英姿五尺枪 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 不爱红装爱武装。
毛泽东放下笔,笑着对小李说:小鬼,我把这首诗送给你,好不好?小李又惊又喜:主席,您太夸奖我了,我哪配得上哎,你们年轻人就是要有志气,不要学林黛玉,要学花木兰、穆桂英!说完,爽朗地笑起来。
这首诗最早发表于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的《毛主席诗词》。

图片 1

毛泽东一辈子有三次婚姻,真正让他感动并铭记一辈子的,只有杨开慧再无第二人,这点可以从毛泽东的诗词中探知一二。

信寄出后,毛泽东思绪万千,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当年写这首词给开慧的情景又一幕一幕出现在他眼前。是啊,这是毛泽东最刻骨铭心的一首爱情诗,他怎么能忘记呢?

称毛泽东为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这都是他外显的一面,其内心的情感显现,则主要体现在他的诗词和书法上。他一辈子交往很深的几个女人,其中不乏国色天香如江青,也不乏刚烈如火如贺子珍,更有文贯古今如丁玲,但真正让毛泽东把一生真情全部倾尽的却只有永远的“霞姑”——杨开慧。

绘画作品:毛泽东与妻子杨开慧

贺子珍才貌双全、能文能武是红军中的一枝花,她看上了毛泽东。毛泽东在痛失爱妻之后也从她那里找到了暂时的慰籍,但刚烈的贺子珍尽管对毛泽东千般好万般爱,可她就是不会“顺”着毛泽东,尽管他们经过了那么惨烈的战斗生活,但两人最后还是在美好生活即将到来之际分道扬镖。贺子珍远走苏联,毛泽东另觅新欢。终贺子珍一生,毛泽东作为一代诗家,居然没有为贺子珍留下半句诗作,甚至于一句幽默诙谐的轶事都没留。可见贺子珍和毛泽东之间的感情是多么的尴尬。

本文原载于《新湘评论》杂志2013年第07期

可能是国色天香,也可能是诱人有术,反正年轻的电影演员李进(蓝萍)一到延安,毛泽东就看上了她。当这桩婚姻遭到政治局其他人员反对时,毛泽东甚至动用了自己的犟脾气才让中央政治局同意了这桩婚姻。按说这桩婚姻应该让毛泽东满意,但事实表明,这桩婚姻除了维持时间较长外,毛泽东也没有从中得到炽热的感情。一代词家也仅仅在江青所拍摄的一张照片上题了一首七绝而已: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填写婉约派爱情诗词,而且是写给他最爱的人杨开慧的。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1923年毛泽东回湖南,在小吴门附近的清水塘22号住了很短时间,又要赴广州。杨开慧挽手相送,毛泽东强抑感情,赋诗安慰:“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是恨,热泪欲零还住……”

这是江青所得到的唯一的一次题诗,但据后来有人考证,这也不是毛泽东专门为她所题,而是另有说法。当年毛泽东看到这张照片的时间是1961年的9月9日,那是他领导的秋收起义34周年纪念日,而当时国内也正在面临着三年自然灾害。这张照片送来时,毛泽东看到那狂风中的青松,一种天生的豪情油然而生,于是挥毫题字,借以坚定自己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

1957年初,毛泽东的18首诗词在《诗刊》上公开发表后,立即在全国诗坛引起了强烈反响,全国人民纷纷诵读。一天,毛泽东闲着抽空,正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慢慢回味自己重新发表的诗词。这时,卫士长李银桥送来一封从长沙寄来的信。毛泽东见是家乡来信,接过来就匆匆地打开看了起来。

另外还有两个女人也得到了毛泽东的题诗。一个是毛泽东的生母文七妹,当她有病的消息传到长沙,毛泽东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回家乡陪护母亲。文七妹去世后,毛泽东在守灵之际,想到母亲一生含辛茹苦,悲哀不已,写了一篇长长的四言《祭母文》。其文情真意切,感天地泣鬼神。写完此篇,毛泽东便一心一意地投入到他那艰苦卓绝的开国之举之中。另一个是丁玲,作为当时中国文坛的著名女作家,她的作品毛泽东是心仪已久的,当丁玲千里奔赴延安时,毛泽东非常高兴,除了设宴招待之外,还填《临江仙》一首志贺,并手书以赠:

原来是他和杨开慧年轻时的好朋友、曾是新民学会会员的柳直荀的夫人李淑一写来的。信中除了谈对毛泽东新发表的18首诗词的看法外,特寄来她自己在30年代填写的一首怀念丈夫柳直荀的词,请毛泽东指正。同时,李淑一还向毛泽东索要他当年写给杨开慧的那首《虞美人·枕上》。李淑一说,我只记得前两句“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了,为了对亡友的永恒怀念,请您把那首词完整地抄写给我。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                

读着老友李淑一的来信,毛泽东的思绪又回到了30多年前那段艰难而又甜蜜的岁月。

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当时,为了领导“驱张”运动,毛泽东到了北京。正是这次北京之行,他收获了爱情,与杨开慧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而且也得到了恩师杨昌济的默认。那时候,在北大红楼小道的树阴下,在陶然亭湖畔,在紫禁城外的护城河边,在“驱张”的游行队伍里,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但这里对丁玲的赞美之情,更多的是一个政治家对一个文坛领军人物千里投奔的欣喜之情。他从丁玲的到来看到了更多文化新人的内心向往,他从中坚定了对自己领导的事业的信心,与个人感情完全无关。

一天,他们又在陶然湖畔散步,杨开慧小鸟依人般地挽着毛泽东的手,边走边向毛泽东诉说着自己的情感。过了一会儿,毛泽东笑着问:“听你的朋友说,你爱作诗,最近有什么大作,可否诵给我听听?”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说一说毛泽东对于杨开慧的感情了。他们俩个的感情是经过七年的酝酿而成的,结婚以后,杨开慧的贤良通达、宽容支持让毛泽东享受到了人间最美好的感情。1921年,结婚半年的毛泽东离家外出时,写有一篇《虞美人》表达自己对爱妻开慧的思念: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首词与政治家军事家的作风相近吗?不相近。这完全是柳三变的风月之词,但这确实是毛泽东作为一个男人对爱妻的思念的证据,不知开慧看到这些时内心是多么的幸福。

1923年,毛泽东又一次离家外出,几年的婚姻一点都没有减少他对开慧的热情,即将离开,难舍难分,他情摧词绪,挥笔写下了那首《贺新郎》: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已吾与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以昆仑崩绝壁,又恰似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这是一个伟人对妻子的感情的真实表达,那种感情让他难舍给分,他的才情几乎都用在了这份感情上了。迷信说,如果开慧不去,毛泽东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成就,因为毛泽东太爱杨开慧了,所以上天要想让毛泽东成就大业,那就必须让开慧走,这样才能保证毛泽东一心一意地领导这个建国大业。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确,但我看到的东西表明,这是毛泽东写给开慧最深情的东西,从此以后,他们离多聚少直至开慧被害。

1930年11月24日杨开慧被杀于长沙识安岭的消息传到毛泽东的耳中,毛泽东当时什么也没说,而是挥笔写下了八个大字:开慧之死,百身莫赎。表达了他对敌人的仇恨之情。这以后直至革命成功,尽管他其间又两度婚姻,但对开慧的思念是他一生中的唯一,他无时不在思念着开慧。

1957年,毛泽东借答李淑一之机,写出了一位60岁老人对爱妻的一生思念:《蝶恋花
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飕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这就是毛泽东作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最后思念,这个女人,是他一生中的知已,也只有知已,才会引起毛泽东如此的感怀。

不是有“句士为知已者死”的话吗?其实,君也会如此的。只不过有时上天为了让他完成更大的使命,剥去了他这个权利而已,但什么能剥夺人们对知已的怀念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