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安从洛阳这么一走,后世文学中

图片 1

   
潘岳,字安仁,俗称潘安,西晋文学家,中牟县大潘庄人。少年时就显露出文学天赋,被乡里称为“奇童”。多少年来,提起我国古代美男子潘安,可以说是妇孺皆知。现在,潘安已成为美男子的符号,顽强地活在成语典故、诗词曲赋、古今小说中。

人们常用“貌似潘安”来夸赞
一个男人的美貌,潘安俨然成了千古美男的代表人物。

俊男潘安

掷果盈车图。少年潘安风流顽皮,喜欢挟牛皮弹弓到洛阳城外游玩,妇人们见着,竟手拉手围将起来,争相丢水果,这便是成语“掷果盈车”的由来。

那么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又美到什么程度呢?潘岳,乳名叫“檀奴”,后世文学中“檀奴”或“檀郎”也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词
。潘岳不仅人长得好看还写得一手锦绣文章,很小就显露出文学天赋,被乡里称为“奇童”
。在文学史上他也占有一席之地,擅写悲情文章
。生活中潘安是个好男人,十余岁定婚,对发妻杨氏一往情深
。后来杨氏去世,潘安写了不少悼亡词,缠绵悱恻,情真意切,是中国此类题材中最早的名篇
。可惜其人功利心太重,后陷入“八王之乱”的政治漩涡之中,终落得身首异处
。后世褒贬不一,但千百年来,他已成为美男子的符号,鲜活在成语典故、诗词曲赋、古今小说中


郑州古时候多美女,《诗经郑风》就写出了男人在郑都东门外见到众多美女的惊讶和赞叹。那可是笑靥灿然、缤纷照眼。可是你知否,郑州还出俊男,你或许会笑,咱翻翻尘灰蓬蓬的《晋书》,上面说,这俊男在洛阳走,洛阳你知道,当时的首都,有话洛阳女儿好颜色,也是美女如云的地方,美女一多就互相当镜子照,照自己也照他人,互相照着的时候,就照见了这个俊男,就为之癫狂不已,忘掉礼教矜持,跟着搭话说笑,还联手相拥,把个俊男围在中间,向他投掷花果,俊男少见这个阵势,善意笑着逃离,回去的时候,车上已经是满满的花果。这件事情,若果不是当时传得到处都是,也不会进了严肃的史书。这个人就是潘安。
潘安从洛阳这么一走,就走成了大众情人。有个叫左思的,就是那个因写《三都赋》而洛阳纸贵的人,一直觉得自己很男人,听说了潘安的好事,也想上街走一走,走是走了,却没有得到什么花果,而是一群韵香味艳的唾沫。左思好懊丧,左思右想去了。还有个张载,因写《剑阁铭》,晋武帝派人镌石的那人,也想上街一试,却是被一群小儿用瓦片和石子撵了回来。两人上演了一场男版的东施效颦。这世界是个世俗的世界,花遇蝶的感觉和花遇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左思、张载,文章上得了市面,人却容不得街景。这件事依然传得满洛阳,就又传到了《晋书》上。
俊颜也是会影响他人的,这里有着说不清的问题,其中可能就因妒忌而开罪什么人。有个人就现出了不满,这个人叫山涛,就是竹林七贤中那个被嵇康写绝交信的山涛山巨源,山涛在皇上面前说:潘安之美,并不是真美,是他化装化的。然后给皇上献计,在烈日炎炎的夏天,宣潘安穿冬衣上朝,必然见分晓。潘安急匆匆换上冬天的朝服,顶着烈日在殿外等旨面君。等了很久皇上才召见,这时的潘安早已汗流浃背,脸上被汗一冲,愈加玉色凝脂,粉里透红,哪有什么粉妆。皇上龙颜大悦,极赞潘安的美是空前绝世。山巨源又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源流。

有人说,潘安不就那么一张脸?非也,潘岳不仅长了张锦绣皮面还写得一手锦绣文章,很早就名冠乡里。潘安祖父名瑾,做过安平太守。父亲名芘,曾是琅琊内史。这么好的条件,他十二岁就能诗作文,被乡里称为奇童,二十岁就写出着名的《藉田赋》。
潘安大名潘岳,字安仁,人家叫着潘安仁的时候,或许就把那个仁给省了。《文赋》将他与陆机齐名,潘陆就是潘安和陆机。梁钟嵘《诗品》将潘安作品列为上品,并有潘才如江的赞语。潘安的《西征赋》、《秋兴赋》、《寡妇赋》、《闲居赋》、《悼亡诗》都是诗赋中的名篇,流传后世有《潘黄门集》。
说归说,人们知道的,还是那个俊男潘安。中国历史几千年,潘安始终稳固着大众情人的民间地位。不都这么说吗:才比子建,貌若潘安,才比宋玉,貌似潘安。再有,《金瓶梅》中王婆总结出完美男人的五项指标,第一点便是要貌若潘安。王实甫的《西厢记》里便以潘安代张生:看你个离魂倩女,怎发付掷果潘安
。现在的黄梅戏《女驸马》,还有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原来纱帽罩婵娟的唱词。
潘安小名檀奴,后世文学中,檀奴、檀郎、潘郎都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词。韦庄《江城子》中有词: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李后主《一斛珠》中言道:嚼烂红苹,笑向檀郎唾。都够骚艳的。
可见潘安貌对于审美的影响,潘安已成为千年来俊男的代称。

   “才比宋玉,貌似潘安”,这样的夸赞对每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莫大的称赞。西晋时,号称“中国第一美男子”的潘安是中牟县人,虽然他的容貌现在尚无法复原,但据史书记载,他的容貌即使不算倾国,也算是倾城,由于他出众的美更是演绎出了很多故事、典故。

生平概括

令人艳羡的是,这名美男子不仅有貌,而且有才。在历史上,他是与陆机齐名的文豪。在感情上,他更是一生只爱老婆杨氏,而这也正是他成为众多女子梦中情人的重要原因。

潘岳,字安仁,俗称潘安,西晋文学家,祖籍荥阳中牟,潘岳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美男子,作为西晋文学的代表,潘安往往与陆机并称,古语云“陆才如海,潘才如江”
。潘安在文学史上有一定地位,他擅缀词令,长于铺陈,造句工整,充分体现了太康文学讲究形式美的特点
。《藉田赋》《西征赋》《闲居赋》等都较有名
。另擅写哀诔之文,可以说他是个忧郁的美男作家
。公元265年,潘安19岁,其父潘芘为琅琊内史,岳即随父赴任
。潘安曾任河阳、怀县县令,后又任太常博士、尚书度支郎,最后官至黄门侍郎
。晋惠帝***元年被赵王司马伦、中书令孙秀诬陷,在洛阳被杀,并“夷三族”,悲剧收场
。潘岳是个矛盾集合体,历来对他评价有正负两面
。从正面看,他很英俊有才气,是西晋顶尖的文学家;政治方面也有一定才能;家庭生活注重伦理道德,孝母有名,对妻子专情,对亲朋感情真挚,人情味很浓
。从负面看,他“性轻躁,趋势利”,在政治权势方面欲望过于强烈,有时赤裸裸地不择手段,当然这也是有他的时代背景的
。汉末魏晋六朝时期是中国政治最混乱、社会最苦痛的时代,却是精神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艺术精神的
一个时代
。在这个“文学的自觉和人的自觉”的时代,自然美与人格美同时被发现,沉醉于人物的容貌、器识、肉体及精神的美,形成中国历史上最有生气、活泼爱美,美的成就极高的
一个时代
。在频繁残酷的改朝换代中,在这个众多文人非正常死亡时期,潘安不是最耀眼的一位,却是最为市井百姓所熟知的一位

潘岳,字安仁,俗称潘安,西晋文学家,祖籍荥阳中牟。

图片 2

“他有非凡人气,一生爱美成癖,不折不扣的才子;他出世又入世,眉目如画的美男子,春风得意,时代的万人迷。”这是一首歌的歌词,由好男儿李熠霖演唱,歌名就叫《潘安》,也就是西晋时期着名的美男子。

“掷果盈车、挟弹少年”的典故

虽然被称为“中国第一美男子”,但在史书中,潘安的美虽然是天生的,但他本人是否“爱美成癖”,并无从考证。而“非凡人气”、“时代的万人迷”来形容潘安,倒也不算失实。

和潘安齐名的子建是曹操的小儿子曹植,因《七步诗》和《洛神赋》而名垂青史,而潘安除美貌之外,其他方面鲜为人知
。潘安已被抽象为 一个美男子符号
。历史上出现过许多美男子,为什么一说美男子就是“貌比潘安”?魏晋南北朝是
一个混乱的时代,人们往往朝不保夕,自然产生了注重享受的惰性,及时享乐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社会情绪
。性情的放任,产生了对感观美的狂热追求,感官、外化的美成为了大众审美的标准

那么,潘安究竟有多美?

潘安其人“姿容既好,神情亦佳”
。南朝宋€妨跻迩臁妒浪敌掠铩と葜埂罚骸芭?岳妙有姿容,好神情
。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
。”刘孝标注引《语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
。”虽说书上并没有详细记载潘安到底五官如何、身高几尺,他的美貌却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在那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大批“粉丝”了
。潘安每次出去游玩的时候,总有大批少女追着他,那绝对就是个追星的架势
。追着潘安的一批批少女老妇又是给他献花,又是给他献果
。潘安每次回家的时候,都能够满载而归,这也就成为了“掷果盈车”这个典故的由来
。《晋书·潘岳传》里记载有这个小故事 。

南朝宋文学家刘义庆写了一本《世说新语》,其中有一篇《容止》,专门写美男子的仪容。其中,潘安就占了极大篇幅:“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刘孝标注引《语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

潘岳每次上街都能弄一车水果回来,自然惹人羡慕,而当“时张载甚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掷之,委顿而返
。”《世说新语》中记载的丑男还有左思:“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张载是被小孩子扔石头乱砸,左思则更惨,挨女人们一顿乱唾
。张载和左思都是当时着名文人,掷果与掷石、乱唾绝然相反,这让潘岳的名声更大了

潘安之美在正史上亦有多处记载,如《晋书·潘岳传》:“岳,美姿仪”;《文心雕龙》中写道“潘岳,少有容止”。

这些话从不同侧面表达了相同的意思:潘岳长得太俊美了。他年轻时,拿着弹弓,坐车到洛阳城外游玩,女孩子们见了他,都不由得围着他。而老女人们见了他,就用水果投掷他,这样,当潘岳回家时,总是满载而归,这就是着名的“掷果盈车”的来历。

这里的潘岳,就是人所周知的潘安,他表字安仁,全名应是“潘安仁”。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利锁说,古代文章比如骈体文和诗歌,为了对仗押韵、省字,把仁字给省略了。而民间说法则是,因潘安曾侍奉中国历史上最丑最荒淫最无耻的皇后贾南风,德行操守愧对“仁”字,因此后人省略一字,称为“潘安”。

中牟县史志办的王曜卿曾考证,历代诗词中,首次使用“潘安”者是唐代杜甫的《花底》诗:“恐是潘安县,堪留卫玠车。”卫玠是和潘岳同时代的另一个美男子,因此,可以断定这里的“潘安”就是潘岳;在说唱文学里,首次出现“潘安”之名的则是唐代的《敦煌变文》;戏剧中使用“潘安”更晚。

潘安小名檀奴,因为他长得美,在后世文学中,“檀奴”、“檀郎”、“潘郎”等都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词。韦庄写了一首《江城子》词:“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在王实甫的《西厢记》里,也提到“看你个离魂倩女,怎发付掷果潘安”
。李后主的词《一斛珠》中言道:“嚼烂红苹,笑向檀郎唾。”

让人喷饭的是,在《晋书》中还记载了两个丑才子的小故事。一个叫张载,也是名重一时的文学家。他“甚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掷之”。另一个人叫左思,“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一个被人扔砖头瓦块,一个被人吐唾沫,结果这两人都“萎顿而返”。看来,爱美之心,从古皆有。

用情专一 

潘安写《悼亡诗》,演绎夫妻情深

虽然长得帅,但潘安并没有以此为资本拈花问柳,他对妻子杨氏用情专一,十分难得。

潘安12岁时,便与10岁的杨氏定亲,杨氏是晋代名儒杨肇的女儿。婚后,俩人共同生活20多年,夫妻情深。妻子不幸早亡后,潘安对她念念不忘,作了三首有名的《悼亡诗》来怀念妻子。因为他的诗,导致后世把悼亡诗也限制在了悼念妻子的范畴里。

网站地图xml地图